李煒佳:教協從來都不走激進路線

(作者為教協理事)

雖不是創會會員,但在教協工作,也經歷過幾代的領導人。有時會聽到或看到一些會員的說話,在某些事情上,認為如果司徒華在,就會怎樣怎樣。其實,這好多時是基於一種感情的緬懷,是感覺多於事實分析。

時代在不斷蛻變,即使司徒華仍是教協會長,教協也不可能不變。但撇開這因素不談,其實在基本路線及原則上,教協仍是沿著司徒華走出來的路向發展的。別的暫時不談,現在只談談我所理解的抗爭路向。

打從司徒華創會開始,教協走的就是一條務實與妥協的抗爭路向。當年司徒華在得些好意的情況下,就透過民主程序,叫停了第三次的罷課。這雖然令部分堅持鬥爭到底的教師不滿,卻取得一定的果實及保存最好的實力。這亦奠定了教協不走脫離群眾的激進路線的抗爭原則。

其後的金禧事件,教協亦秉承了見好就收的原則,儘管部分爭取者仍堅持原址復校,但校協及金禧教師均接受了新開五育中學的建議。

在反國教事件中,教協收到一些電郵,指責我們不策動罷課,也有激進組織來到教協會所抗議。但他們不知,教協也收到相當數量的電郵,指責我們提出罷課。當然,教協理事會是在不斷地衡量形勢的變化及會員的支持及接受程度,然後討論(或爭論)出最恰當的抗爭策略。

為何1973年罷課,2012年就不罷課?事件不同,形勢有異,又怎能機械地認為華叔在就罷課,華叔不在就不罷呢?在國教事件的抗爭上,我們仍是採取了在獲得一定成果之後,就衡量形勢,予以接受的彈性原則。其實,這不單止教協,學生及家長組織也一樣如此。但這都不是那些激進組織可以接受,也不是它們可以了解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