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漢光:民主2.0(之二)

(作者為教協理事)

民主1.0是定期普選最高領袖。民主2.0是全體公民商討,一起決策。(1.0至2.0之間是連續頻譜,但篇幅所限,本文四捨五入簡化為兩端。)

所有國家政體,尚無2.0。但不少團體運作,都出現2.0,這包括1980年代西方的婦女運動、教協理事會和現在進行式的「和平佔中」運動。

2.0的主要特徵,在於商討交流、智者謙遜、群眾充權、真理非絕對化、對立面雙贏。

對比下,1.0陽剛,2.0陰柔。1.0的辯論中,意見二分對立,我100%正確,你100%錯誤,屈得就屈,盡量令群眾誤解敵方,零和;2.0的商討,集思廣益,親密交流,有如三個女人一個墟,人人不太肯定自己掌握了真理,願意被說服改變思想,達致雙贏。1.0是偉大領袖主導一切,群臣或群眾只能附和,頂多是選他的對頭人,即另跟大佬;以前教協某理事從1.0的民主角度,總不能明白我一天到晚向當時的會長張文光提出異議,他不耐煩地勸我,你不如下屆競選會長,否則不要阿之阿左,令會議低效化。我和其他沒打算競選會長的多聲理事,大致被接受了幾十年,形成教協理事會人人充權,卻仍互相尊重的眾言堂格局,是趨近2.0了。開會像「煲粥」,我們顛覆了尊卑秩序的和諧,開創了平等關係的和諧。是哪個性別較愉快地整天「煲粥」?難怪是婦女運動首先把它合理化和條理化為新式的民主。她們還發明了婦女法律學,促進了近年法律界所熱衷的新趨勢,把爭議導離只知對立辯論的法庭,改為尋求「仲裁」或「調解」。

「和平佔中」打算把上萬人分成每15人一個墟,在專業「調解員」的帶領下,多個商討日,讓不同的觀點互相說服,達致共識,團結上路,爭取普選特首(即香港民主的1.0)。這可能是全球首次嚴謹的2.0運作。但會遭到1.0的誤解。第一、是詬病它「只」爭取1.0。第二、是罵它「假民主」(5月28日《信報》王岸然)。第二種指責,是等如說教協理事會的集體決定,會長一早就想好了,一切商討不外假惺惺。夏蟲未到境界,就說冰只能是假的。我呼籲讀者支持這次2.0的實踐。

教學上,近年也出現相應的2.0趨勢。連數學學習,都可以對話交流、教師謙遜、學生充權、數學真理非絕對化、不同理解均有道理等等。本欄位同文潘瑩明有述,你用“Poon Ying Ming”“dialogic learning”搜尋她的博士論文,再查找 empowerment, fallibilist(各16次),當可略知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