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潤儀:誰能被代替?

(作者為教協理事)

由養第一隻狗桐桐到第五隻狗千千,與每隻狗相遇,最後入住我家,無論是狗狗還是我及家人,均要很長時間的學習和適應。

朋友總問:「不煩嗎?」

很煩。每天照顧他們起居,每月帶他們去剪毛,患病時帶他們看醫生……但每當回家時在門後聽到他們的叫吠聲,開門後看見他們興奮地擺尾、撲向我,坐下時總盤踞在自己一步範圍以內,期待我的撫摸,一切煩悶均頓時忘掉。

朋友又問:「會爭寵打架嗎?」

會。每天上演:兩隻仍可跳上梳化的囡囡和千千,總會為要成為第一隻撲向我胸前的狗而互吠及互咬;桐桐則在梳化前用凌厲的眼神看著你,若你沒反應,她便會狂吠,引來其他狗撲向她,於是便五狗混戰。最終,媽媽出場鎮壓。

朋友再問:「不怕他們去世時傷心嗎?」

很怕。當他們離去時,我會非常傷心;但我不會害怕失去而不去擁有。正如與心愛的人一起,最終也會是自己或對方先去世,難道我們就不愛嗎?當然,不養寵物,便可避免傷痛,但養寵物的喜悅,又非其他事情可代替。

教學的經歷又怎可被代替?接近學期尾聲了,不知你今年的教學生涯如何呢?教學又怎會比養寵物易?願我們在荊棘滿途的教育路上,不要忘記欣賞學生的茁壯成長,以及自己對他們的盡力付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