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徐國峰助教的離去,看教學助理的悲哀

太和鋒

 徐助教的離去,令人萬分的沉重與傷痛!然而,這件事還傳遞出一個更加灰暗的信息 —— 教學助理的悲哀。

徐助教中學曾就讀地區名校荃灣官立中學,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畢業後第一份工作是在公民黨前立法會議員陳淑莊的辦事處 擔任議員助理,不久便轉到牛池灣一所中學任職教學助理,一做便是三年。據報道,徐助教是因為擔心未能獲校方在下學年續約,一時想不通便離我們而去。

徐助教的資歷絕對勝任擔當一名教師,但不少學校面臨縮班殺校,全港的教席數目不斷下降,從2000年開始,很多中學新教師都須先擔當教學助理,等待學校出現空缺後才能升任為老師。徐助教在這所學校一等,便是三年。

教學助理雖為準教師,但薪酬與待遇與教師卻差一大截。現今文憑教師的起薪點為 $ 22,405(pt 14),但全香港大部分的教學助理的薪金卻未能達到一半,大概只有 $ 9,000 – $ 11,000。在待遇方面,教學助理只能放取7 – 14天勞工假,而並非一般教師所放取的學校假期。

教學助理的悲哀並非只在不平等的薪酬和勞工假期待遇,更悲慘的細節在於續約。教學助理是由政府撥款所聘用,但這撥款並非恆常,而教育 局為學校提供為期四年(09 – 12)新高中課程支援津貼將於本年度結束。徐助教在學校待了三年,忍受了不平等待遇三年,換了的就是下年度極大可能不獲續約,繼而產生輕生念頭離開了我 們。

以上事件只是冰山一角,教育局為學校提供為期四年(09 – 12)新高中課程支援津貼將於本年度結束,屆時將有大量合約教師及教學助理面臨失業。我強烈要求教育局提升常額教師比例,把新高中課程支援津貼轉為恆常津貼,以提升教學質素及解決上述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