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券資助不足 幼稚園何以履行政策目標?

審計署剛於3月發表「學前教育學券計劃」報告書,以衡工量值的方式,審議政策是否有按目標妥善推行。審計報告集中六大範疇,包括規管措施、幼師和校長的專業發展及學券參與率等。社會關注的焦點,則主要在審計署對幼稚園雜費高昂及帳目不清等的批評。而立法會政府帳目委員會,於4月底也就報告書進行公開聆訊,傳召教育局官員回應。席上,局長吳克儉也承認,當局規管確有不足,會改善措施堵塞漏洞。

攻其一點 不及其餘

教育局固然有責任加強措施堵塞濫收費用或利益輸送等情況,但問題是,不少幼稚園需要收取雜費,主因是學券資助不足,幼稚園需以雜費彌補學券和學費收入不足所出現的差額,否則,幼稚園不是脫離學券資助,就只能虧本結束。所以解決問題,不能攻其一點,不及其餘。當局除了加強監管措施,也要處理政策更癥結的問題,就是:學券資助額足以讓幼稚園履行當局訂定的政策目標嗎?

本會立法會代表葉建源並非政府帳目委員會委員,但他於會後也指出,根據審計報告,政府以達致三項目標來訂定學券面值:(1)抵銷期間的通脹;(2)教師增薪;及(3)教師資歷提升所涉及的款項。首輪學券由2007學年開始為期5年,資助額按年大約提高10%。但這增幅顯然未能應付所需,尤其是全日制幼稚園,與半日制獲取相同面額的學券,莫說達致三大目標,學校連存活也成問題。是以,不少幼稚園在收生競爭劇烈下,仍然要申請加學費。不過,學券設有學費上限,超越上限的幼稚園不能參加學券計劃。然而,這個上限規定,在首輪學券5年期間卻從未調整過!受影響最大的莫過於由獨立私立轉制為非牟利以加入學券計劃的幼稚園,因其不獲租金資助,不少學校在參加學券的首年,其學費已貼近甚至達致上限,不能再上調學費;也有一些幼稚園聘任不少資深幼師,薪金支出相對較高,若貼近上限而不得加學費,便隨時要壓抑幼師薪酬甚或解僱資深教師,對教學質素造成傷害。不少幼稚園已因不能加費而脫離學券甚至倒閉。

成效不彰 學券參與率遞減

由此不難理解,學券計劃的參與率為何持續下降。審計署報告指出,教育局於2007學年推出學券時,估計有80%的幼稚園參加,涵蓋90%的合資格兒童。而首年參加學券的幼稚園有768間(78%),有86%的幼兒獲學券資助;但5年下來,至2012學年9月,參加學券的幼稚園數目減至735間(77%),獲資助的幼兒比率下降至79%。政府設立學券,原意是減輕家長的財政負擔,並為家長提供更多選擇,但從數字反映,能受惠的家長和學童其實正在逐年遞減,再加上要應付高昂雜費,減輕家長財政負擔之說,正受公眾所質疑。

倒行逆施 學券面值增幅不加反減

更荒謬的是,2012學年展開第二輪學券時,政府調整學券面值的增幅,居然不加反減,因新一輪學券的面額,只會按通脹率調整。也即是說,「教師增薪」及「資歷提升所涉及的款項」這兩個過去會納入考慮的因素,在未來調整學券面值時會被剔除,因此,學券面值的增幅,將比過去按年10%更少!事實上,2012及2013學年的學券面額只分別上調了5%及4.2%,幼稚園要履行全部三項目標,將會難上加難。

幼師流動率驚人 市場機制始作俑者

可以預期,更多幼稚園將會脫離學券或倒閉,而幼師更難有望可按資歷增薪。教育局有必要向政府帳目委員會和公眾交代,為何政策非但未按目標推行,而且偏離目標越來越遠。事實上,政府帳目委員會聆訊時,委員也關心幼師流動率偏高的情況,因審計報告指出,對比2010及2011學年,學券計劃下的幼稚園,平均幼師流動率為22%。49所幼稚園流動率高達5成或以上,當中有6間竟高達8成或以上,數字相當驚人。

學券制取消薪級表,並按市場調薪,是幼師流動率高的始作俑者。吳克儉在聆訊時表示,幼稚園教育人員的專業知識與水平均有改善,並會考慮幼師進一步的專業發展。但本會認為,專業發展與保障必須並行,否則幼稚園要挽留幼師亦有心無力,專業發展更無從說起。因此重訂薪級表,直接資助幼師薪酬,才可確保幼師具前景的專業發展,從而減低流動率,並挽留及吸引人才投身幼兒教育。

三大訴求 急事急辦

葉建源在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也提出三大訴求:增加學券面額、提供全日制加權津貼,及在幼師薪級表未及訂定前,立即提供資歷津貼。解決問題已刻不容緩,政府根本毋須待15年免費教育研究兩年,已可即時增撥資源落實,局長吳克儉經常強調急事急辦,便應以實際行動體現,確保學券資助足以讓學校履行政策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