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肇輝老師:無視師生強併商科 堅持拆科誓不罷休

(作者為企會財課程關注組召集人)

「企會財老師又上街遊行?老師不是很忙的嗎?」

面對這個問題,筆者總是不厭其煩地解釋:「忙透了!但為了一眾師生的福祉,我們不能不站出來。」

去年,為取消校本評核,企會財課程關注組首次上街;今年,政府讓步宣佈取消校本評核。

今年,關注組再次上街抗議,爭取拆科,只因拆科才是解決「企會財退修風波」的唯一方法。

將心比心 望陳嘉琪明察

五月四日遊行之後,關注組有幸獲邀出席教協40週年茶會,筆者與教育局一眾高官相遇。期間,筆者向地理科老師出身的教育局副秘書長陳嘉琪博士坦言:「倘若教育局未經諮詢,將地理科取消,與歷史和經濟合併為綜合人文科,相信您也不能接受!將心比己,您就會明白一眾商科老師為何憤憤不平了。」

過往與陳多次交涉,深感其人明白事理,與局長吳克儉截然不同。其後,當筆者向吳局長問及商科合併之理據時,吳克儉卻圓滑地回應:「商界確實有聲音認為中學要合併商科。」

筆者唯有翻箱倒籠,嘗試從十多年教改的各類文件找出所謂商界的意見,結果當然無功而回!原來筆者被吳局長一個浪頭拋窒了,唯有自嘆一句入世未深,不及官場的老奸巨猾。

強行成科欠理據 望局長公開交代

局長指出合併商科是商界的主張。然而,筆者希望局長能夠公開回應以下疑問:
1. 局長所講的商界,究然是由哪些人和組織組成?有關人士 有沒有代表性?
2. 當局何時對商界作過「合併商科」的意見調查?
3. 當局迎合商界,斷然合併商科,卻對教育界反對聲音充耳 不聞。當中是否有不可告人的勾當?
4. 為何物理、化學和生物在合併成綜合科學後,得以獨立保 留三科?而商科合併後,原來的會計和商業科卻消失了? 當局是否偏重理科而打壓商科?
5. 就算商界有意合併,背後有甚麼理念? 當局為何沒有廣泛向 教育界反映商界的意見,探討合併商科的可行性?
6. 是否只有合併才能達到該理念?

與其刪減課程 何不早日拆科

當初教育局把大學工商管理課程濃縮到不足三年的高中課程,根本不切實際,難怪企會財成為退修之冠!早前,教育局唯有刪減課程,此舉的確可以減輕師生負擔,但無奈治標不治本。

筆者在此猜想合併的理由,大概是希望學生融匯所學。可是,要融匯商科知識,談何容易?學生必須深入研讀商科才能做到。刪減課程只會令課程變得廣泛而表面,要融匯所學,根本就是陳義過高!

相反,拆科能令學生深入學習會計和企管,豈不是更容易融匯所學?與此同時,拆科也還學生一個專修精讀之權利,就如理科學生一樣!

就是要還師生一個公道,企會財課程關注組才會堅持到今天。

吳克儉,公開交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