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景樂:我們要削足適履的通識教育嗎?

(作者為教協理事)

最近拜讀坊間文章,形容通識政治教育是揠苗助長,認為政治教育學習難度高,且涉及不少高深的政治學知識,推論目前的政治教育是毫不專業,近乎亂來,藉此來質疑通識研習香港政制的教育意義。

按照《通識科課程及評估指引》,高中通識科學習內容共分六個單元,其中單元二今日香港主題二為「法治和社會政治參與」,探討問題包括了「香港居民如何參與社會及政治事務」,在相應的說明部分也提到「香港不同層面的選舉中的選舉權和被選舉權」。於是,香港政治制度屬課程內容之一實在是無可爭辯。

既知要學,如何教則是關鍵所在。有意見認為,學生學習具爭議性政治事件,非有紮實的硬知識不可,否則答案連半個字都作答不出來,言下之意,就是認為通識科學習有關香港政治制度及政治參與必須設下門檻,要求教師必須具備對政治學的學養,才有資格教授有關香港政制及政治參與的部分。

我未必不同意老師對知識有執著及追求,我們亦應盡力提升專業水平,不斷充實自己,使學生得到優良的教育。可是,要求老師修讀政治學才能教是否苛求實在令人存疑,更重要的是,老師的專業正正在於把深奧難明的道理淺化,化成為易明、有用、生動有趣的課堂,使學生能學得懂。難道我們老師就是欠缺專業,不能將學習整理成思考框架,把重要原則有如彌敦大道一般鋪陳在學生面前,循序漸進由淺入深,給學生在上面走過?有甚麼理由對香港的通識科老師如此欠缺信心?

假如有人對老師如此要求,教師要麼刪去整個香港政治議題?如此削足適履,避學忌教是造福學子嗎?還是製造盲從、偏見甚至是無知的一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