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漢光:民主2.0(之一)

(作者為教協理事)

政治,由定期普選的行政長官話事。姑且叫這種制度做民主1.0吧。選舉時人民做莊。選舉後首長做莊。你做不好,和平下台,讓人民另選他人把大權獨攬一屆。這是百多年來中國人憲政夢的主要內容﹕不再由皇帝、軍閥或紅太陽永遠獨攬大權。2017年普選特首,在行政主導的基本法之下,民主1.0也是香港人努力的目標,卑微,但現實。

不過,有些地方,民主已經出到 2.0 版。我們也應擴闊視野,有所了解,以便至少在文化上為中國的民主 2.0 鋪路。

普選的特首,如肯準備摺和筆記本,聽過市民意見,才作決定。這是民主1.1。(但梁特首0.5都未知有沒有,因為他不是普選出來的,而摺和筆記本亦未見兌現。)

普選的特首,受到普選的立法會、獨立的司法機關、自由的新聞媒體和公民社會等等所制衡,或可稱為民主 1.2 – 1.5 了。這些,香港未有的,要爭取;已有的,要遏止明顯已開始的倒退。大家看到,許多人在努力。你來六四集會、七一遊行,都是重要的努力。

可是,即使去到1.5,都是政府和社會各界的領袖出主意,大部分人就聽,誰有道理就支持誰,於是誰的能量就增加。領袖們的意見,多數二分對立,他們在選戰中、在議會內、在媒體間辯論、乃至在法庭上由控辯雙方辯論,來定奪誰才正確。真理越辯越明,形成光輝的民主傳統,令領導們永遠正確的中國人艷羨不已。

這麼好,還有缺失?有,辯論勝出的領袖,聲望和權力開始集中,自然地脫離群眾,權勢上「損不足以奉有餘」的惡性循環就啟動,「希特拉都是民選出來的」、初步民主的日本成為軍國主義,就是這樣形成的。

要防止民主 1.0 異化變質,要靠越來越完善的制衡,其中可能包括民主 2.0。其關鍵是「商討式」民主。美國人 Ackerman 和 Fishkin 集其大成及具體化。「和平佔中」運動,正嘗試在運動中成千上萬的人之間,實踐民主 2.0,去爭取香港的民主 1.0。民主 2.0 從根本上顛覆專制的人際關係,乃至顛覆民主 1.0。這是甚麼回事?且聽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