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協「校本管理:教師意見調查」結果

新聞稿 2019年7月4日

重點調查結果:

  • 教師對校本管理整體評價偏低,有76.1%教師表示不同意「現時的校本管理制度運作良好」,而基層教師不同意的比率更高達80.9%。
  • 77.4%教師不同意「按照目前的校本申訴機制,能夠妥善處理教師的投訴」。
  • 部分教員教董在參與校董會事務時遇到不合理的限制,包括簽署保密協議(37.5%)及經常被要求避席(43.8%)等。能夠在會議中暢所欲言、感到意見受重視的比例,亦不足一半。
  • 教育局加強履行監管職責、改善申訴機制、建立諮詢機制等,將有助完善校本管理制度。

背景

  1. 校本管理制度自2005年起實施,原意是「建立一個更開明、具問責性以及讓學校伙伴共同參與決策的管理架構」,並透過權責下放,讓學校在校務管理與資源運用上享有更大的靈活性和自主權,而學校可按本身的背景、歷史及需要,建立一套配合學校發展的管理方法。然而,由於制度上缺乏制衡,個別法團校董會或學校管理層或會出現涉嫌濫用權力的事件,亦有教職員甚至是校長的申訴未獲當局有效處理,但教育局卻以「尊重校本管理」為由推卸責任,把申訴發還學校自行處理,令教育界怨聲載道。
  2. 近年來,有關學校管理的負面事件時有發生,引起教育界和社會對校本管理制度的關注。教育局轄下的「校本管理政策專責小組」,也開展了檢討工作。教協多年來跟進校本管理的運作情況,今年亦成立了工作小組,進行了一系列跟進工作(包括舉辦教員校董集思會、約見官員及專責小組成員等),並於本年5月至6月進行問卷調查,以收集教師對校本管理的意見。

調查方法

  1. 調查於2019年5月24日至6月13日進行,以電郵邀請中學、小學及特殊學校教師填寫問卷。問卷包含兩部分,第一部分由曾經擔任教員校董的教師填寫;第二部分則由全體教師填寫。(完整問卷題目及數據可參見附件)
  2. 是次調查共收到603個有效回覆,其中有80位教師曾經擔任教員校董。

調查結果(一)教員校董的經驗

保密協議與避席問題

  1. 調查第一部分是關於教員校董參與校董會的經驗。校本管理的初衷是提高透明度和問責性,然而,教員校董在實際參與校董會事務時,往往會遇到各種障礙,以致制度的初衷難以落實。調查發現,超過三分一(5%)教員校董須簽署保密協議,令他們無法向同事透露校董會的討論內容,亦無法就校政諮詢同事的意見。
    個案:有教員校董被要求簽署保密協議,校方指出有關協議是由律師撰寫,故校董要對會議內容絕對保密,違者要負起法律責任。由於擔心法律後果,導致有老師向教員校董查詢會議情況時,也不得要領。
  2. 條例規定,教員校董在會議討論的事宜上如有利益衝突,則需要作出申報和避席,但除此以外,他們應有權參與各項議程的討論,包括人事安排。調查發現,有超過四成(8%)教員校董在討論人事問題時經常需要避席,削弱了教員校董的參與權。
    個案:有校董會在討論某些重要議題時,往往在沒有說明原因下,便要求教員校董、家長校董及校友校董避席,只餘下辦學團體校董討論並作決定,會議紀錄的相關部分亦不能查閱。導致學校主要持分者無法共同參與學校的決策,也無從就有關議題表達意見。
  3. 此外,亦有10%的教員校董表示不可以查閱會議紀錄;超過四成(41.5%)教員校董不清楚是否可以查閱法團校董會章程,這都是不理想的情況。

會議中難以暢所欲言

  1. 調查發現,教員校董表示「在會議中,我能夠暢所欲言」及「在會議中,我的意見受到重視」的比例不足一半,分別只有38.8%及46.3%。有教員校董向教協反映,在校董會中,不同身分的校董地位並不均等,教員校董往往被視為下屬,發表意見時承受一定壓力。
    個案:有教員校董在會上表達意見後,經常遭到管理層召見,並增加不必要和不公平的工作量。
  2. 只有三分一(33.8%)教員校董同意自己能夠擔任教師與校董會之間的橋樑。至於「在校董會中,不同持份者均有效發揮其職能」,同意的約有四成(40.1%)。

「個人身份」與「教師代表」

  1. 根據教育局的指引,教員校董是以個人身分參與校董會職務。然而,是次調查發現,有30%教員校董表示自己是以個人身份參與校董會,3%則表示是以教師代表身份出席,與《手冊》有相當大的落差,反映教員校董在身份上的尷尬。事實上,根據《教育條例》第40AN條規定,教員校董須由學校教員選舉產生,制度設計上明顯期望教員校董能代表學校教師的意見,然而此一設計和教育局指引內容不一致 ,令教員校董感到困惑。
    個案:有教員校董在會議上,嘗試以前線老師角度提出意見,但被質疑不能代表教師,只屬個人意見而不獲重視。

調查結果(二)教師對校本管理實踐的整體意見

  1. 問卷第二部分由全體教師填寫,以了解他們對現時校本管理的整體意見。

教師對校本管理整體評價低,不滿意現行校本申訴機制

  1. 結果發現,整體而言,教師對校本管理的評價偏低,有76.1%教師表示不同意「現時的校本管理制度運作良好」,而基層教師不同意的比率更高達9%。
    整體而言,你是否同意現時的校本管理制度運作良好? 同意
    +非常同意
    不同意
    +非常不同意
    無意見
    基層教師 10.6% 80.9% 8.5%
    主任或以上職級 25.0% 65.2% 9.8%
    所有職級 15.1% 76.1% 8.8%
  1. 對於現時校本管理能夠達致的成效,教師的評價亦普遍傾向負面,每一項均有超過七成教師表示不同意。
    你是否同意現時的校本管理制度能達致以下成效? 同意

    +非常同意

    不同意

    +非常不同意

    無意見
    a. 能提高學校管理的效率 23.2% 72.9% 3.8%
    b. 能增加學校管理的透明度 21.0% 76.3% 2.7%
    c. 能促進教師與管理層的溝通 20.1% 77.3% 2.7%
    d. 能提供充足機會讓教師參與校政 19.8% 77.0% 3.3%
    e. 能確保學校政策公平 15.6% 79.6% 4.8%
    f.  能清楚界定教育局和校董會的權責 19.2% 73.6% 7.1%
  1. 現時校本管理其中一項為人詬病的地方,是教育局改變了處理投訴的安排,將涉及學校的投訴發還校董會處理,迴避監管責任。調查發現,有4%教師不同意「按照目前的校本申訴機制,能夠妥善處理教師的投訴」,反映教師對現行機制的不滿。
  2. 問卷列出了多項改善校本管理的建議措施,讓教師選擇(可選多於一項)。結果顯示,最多教師選擇的項目依次是:
    建議措施 選擇百分比
    教育局應設立與前線教師溝通的諮議制度 79.3%
    教育局應更積極及有效率地處理涉及學校管理的投訴 76.4%
    法團校董會應成立具公信力的獨立調查小組處理嚴重的申訴個案 62.4%
    法團校董會應設立正式的校內諮議制度 54.2%

    同工認為最能有效改善校本管理的措施,主要涉及教育局的監管角色、諮議制度、以及申訴機制的獨立公正。

校董會與教師之間的諮詢制度

  1. 大約三分一(2%)教師表示,學校有設立校董會與教師之間的恒常諮詢制度。透過比較「有設立諮詢制度」及「沒有設立諮詢制度」的學校,教師對校本管理運作的評價差異,發現在「沒有設立諮詢制度」的學校,教師不同意「校本管理制度運作良好」的比率高達87.1%,而「有設立諮詢制度」的學校,不同意的比率則有64.9%,相差超過兩成。由此可見,如能在制度上設立「下情上達」的溝通渠道,會有助促進良好的管理。
    整體而言,你是否同意現時的校本管理制度運作良好? 同意

    +非常同意

    不同意

    +非常不同意

    無意見
    有設立諮詢制度的學校 25.3% 64.9% 9.9%
    沒有設立諮詢制度的學校 8.4% 87.1% 4.5%

教員校董的選舉方式

  1. 根據條例,教員校董須以不記名投票方式產生。然而,有1%的受訪教師表示教員校董並非以一人一票不記方式投票,其中7.1%表示是「由校方委任」,5.3%表示是「由教職員會議上舉手投票」。這都是不合規範的情況,值得當局留意。

教員校董的數目

  1. 現時,法團校董會的組成至少要有一名教員校董。調查顯示,有58.1%教師認為應增加教員校董數目,5%認為可維持不變,另外分別有24.6%及8.8%表示沒意見及其他意見。

教學專業議會

  1. 在教學專業議會方面,超過九成(91.7%)受訪教師同意,政府應盡快成立具法定權力的教學專業議會,以處理有關校本管理的投訴或爭議。

建議

  1. 根據上述結果,教協認為當局應全面檢討校本管理制度,以確保學校的管治權力得到適度制衡,提高學校管治的透明度及教師的參與,並重視教師的意見,從而發揮「學校伙伴共同參與決策」的理念。具體建議包括:
  2. 改善投訴處理機制:在處理學校的投訴時,教育局應積極履行監管責任,除要確保學校依據《資助則例》及相關條例等規定行事外,更要積極找出真相,讓投訴得到公平的結果;教育局應督促法團校董會須成立獨立調查小組處理嚴重的申訴個案,而小組成員應加入獨立人士。
  3. 完善規範,增加透明度與問責性:當局應確保法團校董會的運作合乎規範,例如,教員校董選舉必須以民主方式進行;法團校董會章程須在網上公開;法團校董會的會議紀錄可呈交教育局備案等。
  4. 釐清教員校董的權責,增加教師參與校政機會:我們建議當局發出清晰指引,釐清教員校董的權責,保障教員校董的參與權,杜絕對教員校董施加的不合理限制(例如不恰當的保密規定、避席要求、限制查閱會議紀錄等)。教員校董的數目亦可增加,讓更多教師有機會參與。
  5. 恢復諮議制應恢復教師代表與校董會之間、教師代表與教育局之間的兩項諮議機制,以促進各方溝通理解。
  6. 推動學校的良好管理和參與文化:我們相信有不少學校都建立了一些良好的管理文化,當局可加以推廣,讓學校互相借鏡。
  7. 成立教學專業議會:當局應正視多年來教育界的訴求,盡快成立獨立和專業的教師公會。

>> 新聞稿全文及附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