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啟然:萬紅花中一點綠

(作者為幼稚園老師)

本人作為一位男性,能成為幼兒教師,在幼教界工作及發展,實有賴眾多同事、良朋、家長、學生及家人的支持。

老實說,在接受職前訓練至現在從事幼教工作,在一個大部分是女性的幼教工作者環境中,眼見女幼師們的認真教學,以無限耐性及愛心對待幼兒,還有很多教學技巧及家校工作等等,我感到女性的工作能力,絕對比得上男性有餘!眼見同學、同事們工作態度認真、積極進取,自己如稍一放鬆,便會感到落後於人,這樣,便推動自己更需要努力進修學習。

在工作生涯中,我也「跌過」、「錯過」,有賴同事包容,我才能在這美麗的花叢中,成為綠葉互相輝映。作為男生,我不覺自己做的比其他女教師好,尤其有些回家後仍要照顧子女的「女強人」,我對她們既欽佩又尊敬。

作為幼教的前線人員,除了努力工作外,更應為幼教界出一分力;但回顧香港的幼兒教育發展史,再看近日政府於幼教界所施行的政策,我會以「愁雲慘霧」來形容。

幼師工作之繁重及辛酸,從每天一早上班開始,學生到校後,便一直工作至放學,其間並無空堂,學生的全人發展均由幼師「一手包辦」。幼師的午飯時間多則半小時,少則十五分鐘。每天「放工」不是「真正」的「放工」,大量文書工作,包括教案、反思、評估等,排山倒海等著幼師處理;如果要持續進修,六時半便要回到院校上課,直至九時半才放學;住址近院校者較幸福,也許十時便回到家中,但住較遠者,如元朗、天水圍等,回到家中可能已十一、十二時。如未完成日間的文書或翌日的備課工作,幼師更要「開夜車」,連基本的休息時間也不夠!今天的幼師,正過著如此的生活,這不正是一片「愁雲慘霧」嗎?

眼看政府無視幼師的苦況,無情地「倒行逆施」!政府硬推「學券」,令幼師的工作更繁重,令幼兒教育更商品化;提高入職「門檻」而取消薪級表,好一招「連消帶打」,令幼師的專業不再被重視。唯一令我安慰的,是至今仍有很多有愛心的幼師,懷著一顆赤子之心,努力不懈地照顧幼兒,哪怕工作多麼辛苦,她們仍堅忍至今。一張張孩子的歡笑臉,相信是支持我們繼續「撐下去」的主要動力。在我心中,各位女幼師都是巾幗不讓鬚眉的,所有努力工作的幼師,也是英雄兒女。

在此危急存亡之秋,但願業界同工能攜手合作,共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