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協向學校課程檢討專責小組提交初步意見

2019年5月21日

一、整體方向

1. 學校課程檢討專責小組(小組)全面檢視中小學課程,表明是為學生創造空間及機會,教協認同課程檢討的大方向,特別是課程「瘦身」以創造空間,促進學生全人發展,照顧學生不同能力和興趣,提供多元化的選擇和升學出路。事實上,2000年教育改革的原則之一,正是「給予學生更大的空間和彈性去組織和掌握自己的學習」,這是教育界的共識,但落實方法爭議不少,當局應充分諮詢及聽取前線教師意見,為學生創造有利學習的條件。

2. 教育界認同現時中小學課程偏多,多個科目需進行精簡,至於精簡課程的方案,則應交回各個課程委員會討論,並按現時行之有效的程序進行諮詢,充分吸納前線教師的意見,確保建議切實可行,並設機制持續檢視課程發展,監察課程改革的成效。

3. 與課程發展環環相扣的項目,例如質素保證、大學收生、學校軟硬件配置、照顧學生差異等關鍵措施,都應審慎部署、協調及有持續檢視的機制,由政府牽頭從制度推動改變社會惡性競爭的風氣,盡力縮小理想與現實的落差。

二、回應小組建議

中學課程

4. 教協認同高中課程以中、英、數、通四個核心科目維持不變,並在不損課程完整性下進行簡化,事實上,教育局於2013/14學年減少高中整體課時(由2,700減至2,400 (±200)小時),卻沒有相應精簡課程,根本無助解決課程緊迫的問題;而簡化課程必須交由科目委員會作專業決定。對於小組建議高中科目的課程分為基礎及擴展部分,而選擇擴展部分的學生有助取得高於第4級成績,教協認為各科情況不一,這項建議分別在不同科目的理念上及技術上是否可行,應諮詢學校及前線教師並經充分討論才作決定。

5. 小組對高中通識科的修訂建議比較具體,包括容許學生不提交獨立專題探究(IES),在中學文憑試的通識科最高只可獲取第4級成績。教協指出,現時通識科也容許個別學生選擇不提交IES,但成績不會設有上限,事實上已有學生不提交IES而通識科成績高於第4級,因此小組建議設成績上限,反而減弱了學生選擇的誘因。至於一些技術問題,例如由學校決定退出IES,會否帶來標籤效應?若由學生決定,由於IES需佔用課時,一校兩制甚至一班兩制對課堂教學有何影響?這些都應交回科目委員會討論及諮詢前線教師。

6. 教協認同小組的建議,有需要精簡中文及英文科試卷數量和校本評核(SBA)。以中文科為例,由於試卷數量太多,導致師生工作量大,學生往往把握不到學習重點。中文基本上是本地學生的母語,試卷數量毋須與英文科看齊,例如中文科卷三「聆聽與綜合能力」應可刪減,因當中考核學生的閱讀和文字表達能力,在卷一「閱讀能力」及卷二「寫作能力」已達考核目的,毋須重複考核。

7. 對於近日有消息指,中文科文憑試擬取消口試及聆聽卷,或將口試改為校本評核,在中文老師之間也引起熱烈討論。中文口試的存廢及精簡與否,老師或會有不同意見,因為對不同類型學生的影響大不相同,對此學界可以繼續深入討論,取其有益的方案。然而,若將口試改為校本評核,反而會製造更多問題。口試操作的程序繁複,又須以錄影作紀錄,對人手和設備的需求很大,若完全交由學校處理,只會再加重師生的負擔。中文科要「瘦身」,不單不應新增校本評核的項目,反而要削減。例如不少老師認為「閱讀活動」項目缺乏教育效益,能否取消?選修單元能否由兩個減至一個?循此方向作精簡,相信是更實際有效的做法。

8. 小組提出非華語學生在中文科的課程和評估上應有區分,可不需修讀及考核中國文學及經典作品,本會認同建議,但認為要更有效而全面協助非華語學生學習中文,是為他們設「中文作為第二語言」的獨立課程(包括課程目標、教材、教學法及評估等),協助他們提升中文水平。

9. 數學科對支援學生日後入讀工程及理科科目十分重要,但M1、M2非獨立成科,學生修讀很多時要額外補課,不吸引學生修讀,當局宜檢討如何吸引有能力和興趣的學生修讀M1 M2。

職業導向教育

10. 本年度應考應用學習科目(ApL)的學生不足8%,ApL有很大的改進空間。早在新學制籌備之時,教協已提出學生在中五才可修讀ApL並不理想,因這意味學生中四時要修讀其他學科,到中五才棄科轉讀ApL,影響學習的延續性。因此,小組建議學生可選擇提前在中四修讀ApL,屬可取的安排。但局方仍需設法提高ApL的認受性,如優化課程質素及將ApL等同文憑試選修科目等,以爭取專上院校認同,避免ApL淪為次等科目。

11. 不過,更根本的問題是,高中學制以單一文法中學模式應付學生的多元需要。在高中學制改革前,文法中學、工業中學與職業先修學校並行,適合不同類型的學生,相比下現時職業導向教育大為萎縮,僅由有限度的ApL課程提供。於是,非學術型的學生困囿於學術課程裡,應考比以往會考更艱深的文憑試,學習失效製造大量「陪跑者」,學生多樣化的才華與能力未能得到適時的培育。當局應在高中階段設職業教育與文法教育的分流制度,讓不合適傳統教學的學生,提早接受專業訓練,同時增加職業教育的專上學額,讓更多職業教育的畢業生可升讀學位課程,提供真正多元的出路。

專上教育

12. 教協同意鼓勵大學運用更大的靈活性,取錄一些成績未達基本收生要求,但在其他方面表現才能及能力的學生。但教協同時關注,部分院校某些受歡迎和收生分數較高的學科,取錄過高比例「非聯招」本地學生的情況,當中並涉及不同考試評級的寛緊度問題。由於非本地課程學費高昂,基層學生入讀機會極低,若非聯招成為升學捷徑,將會削弱修讀本地課程的基層學生升讀大學及選科的機會,香港本地課程及考試地位亦會受動搖。當局應檢討非聯招收生安排,保障入學機會公平公正。

STEM

13. STEM有很大的發展空間,但須解決軟硬件的配套問題,例如小學目前比較欠缺科學本科出身的教師,亦欠缺STEM統籌人員,部分學校基本設施亦有限制,課室設備追不上STEM教學的需要。在課程方面,STEM欠缺清晰的框架和規劃,小學推行STEM的元素比較零散,包含STEM元素的科目之間的關係亦有待釐清。教協認為,STEM須整合一個完整的課程框架,協助學校有系統地安排和協調各學習領域的相關課時分配,並確保小學課程不會因此繼續膨漲,增加學生課業壓力。

小學課程

14. 小學課程龐雜,加上默書測考頻密,連全日制課時亦不足以完成課程,課後補課大有人在,學生基本上不可能在校完成功課,學習壓力超標。教協要求全面檢視小學課程規劃及不同科目的框架內容,重訂適合和適量的課程和學習目標,並在常規課程設計和教學模式上作出改變,確保學習活動和導修課均可在課時內進行,而非課後留校完成,免學生在沉重的課業壓力下,連基本休息遊戲的時間都被剝削,影響身心發展。

15. 小學階段沒公開試的關卡,但有TSA(全港性系統評估)、小學呈分試及Pre-S1(中一入學前香港學科測驗)等,都屬高風險的測考,殺傷力不下於公開試。特別是小三TSA異化成為學校問責工具,扭曲教學生態,導致操練初小化。自TSA操練爆發成社會議題,TSA的補充練習和補課情況表面消失,實質TSA題型已滲入不少學校的校本課程,直接令課程變得更艱深,而補充練習亦只避免用TSA名稱而已。去年,政府容許學校自行全級報考小三TSA,並欠缺有效監察機制,帶出的訊息與當前檢討課程的目標更是背道而馳。教協要求教育局帶頭取消小三TSA,或只能抽樣測考,以徹底消除操練誘因,否則,為學生創造空間和機會的美好願景,只會淪為空談。

16. 小學全日制推行多年,原意是讓學生在校進行多元化活動和功課輔導,但現實是學生的學習內容、功課量和學習壓力都隨著課時增加,多元化活動被壓縮,有違當初推行的原意。教協認為,局方處理課程龐雜的問題有助釋出空間,令小學全日制重回正軌,當局也可加強推動,例如制定指引,更積極切實地推動學校充分利用全日制,進行多元化的學習活動,包括聯課活動、全方位學習活動、輔導及課外活動等。
幼小銜接

17. 課程規劃除了關乎中小銜接,對幼小銜接亦相當重要,是次課程檢討未有觸及。小學課程越來越深,已帶動幼稚園課程相應加深和開始抄寫練習。幼稚園與小學的教育模式不同,需要調整兒童身心來適應,兩個階段若不配合,會影響兒童的學習態度和基礎。教協建議小學上學期暫停默書、測驗和考試等紙筆評估,利用非筆試模式來評估小一新生的能力,採用多元化的評估方式,讓升小幼兒有緩衝的適應期。

價值教育

18. 教協認同價值教育應予加強,問題是官方推動的是甚麼價值教育,是普世價值、多元價值,還是去政治化的「正面價值」?有關的資訊提供,教育局的生命教育網站已久未更新,上載的已是20年前的資料,反映局方也極之忽略這方面的發展,應盡快處理。

19. 小組建議,中小學教育應加強生命教育,特別是生涯規劃教育。教協認為生命教育不應等同生涯規劃教育。對於加強生涯規劃教育,政府於數年前在中學曾投入大量資源,因此大部份中學其實都有所發展;至於在小學,本會認為應給予兒童空間發展不同的興趣和能力,生涯規劃反而不宜過早在小學階段推行,以免局限兒童的身心發展。

三、跟進

20. 小組表示於今年中會展開公開諮詢,教協屆時亦會搜集本會前線科目教師的意見,整理後再提交進一步或補充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