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壽良:大後備

(作者為教協理事)

三月三十一日星期天,多得友校校友會華志兄等人之力,假石硤尾體育館舉行聯校校友會籃球賽。我和幾位老朋友,多年來一直參與其中,雖然敬陪末席,但本著友誼第一之心態,不管成敗,只求盡力打好。

雖然如此,但是今年的情況更加不妙—由於比賽日子在復活節長假之中,我隊的得分主力明、防守專家順均離港外遊,高個兒霖也不知所終。至使球賽開始時,我隊剛好只有五人到場。連同遲到五分鐘的華,六人當中有三人是平時很少出場的後備球員,可謂勢孤力弱。

這還不止,比賽進行了一節之後,我們的最佳控傑忽感胸腹脹痛,辛苦難抵,於是退下火線,由大後備華頂上。此後傑只負責替球隊叫暫停,及幫大會揭分牌等工作。

我們再沒有替補球員,也沒有退路,難道罷打投降不成?我隊的大前鋒東一度因裁判執法似是偏幫對方小鬍子,大發雷霆,嚷著罷打離場。幸而暫停過後,大家冷靜下來,中鋒民更說:「我們要是技術好的便不用理球證偏幫他。」

我們迎難再上,最壞的時候給對方拋離十三分;但大家只想著要完成比賽,追得一分是一分。

沒有了最佳控,我們改變策略:加快傳球,減少控球和運球,球員之間多作無球跑動,以製造空位。我們的校友會主席本師兄不愧身為一位劍客(劍擊教練),奔跑跳躍,絕不亞於小伙子。經他多番偷球和突破,兩隊的分差慢慢收窄了。

我們的努力和堅持終於得到了回報,進入第四節,氣力不繼的居然是對方。球賽結束,我隊以幾分之微險勝。

獲勝固然高興,更重要的是我們(特別是三大後備)證明了我們不是「二打六」,我們是「五又四分之一打八」。

取得成果,除了靠一點點運氣之外,咱們哥兒仨平時雖然較少上陣機會,依然甚少倦勤,盡可能爭取每次機會練習。今番臨危受命,反而豁了出去,打來更加流暢。

寄語各位暫時懷才不遇的朋友們,一時失志不免怨歎,但請不要喪氣,努力好好充實自己。時機一到,一定會「飛龍在天,利見大人」的,互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