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盛宗:第二語言學習大師談寫作

(作者為教協副會長)

上月中,書伴我行(香港)基金會、陳一心家庭基金會與教協會舉辦了三個英語教學大師工作坊,請來了國際知名的 Stephen Krashen 教授作主講。Krashen 是南加州大學榮休教授,亦是研究第二語言學習(Second-language learning)的大師,曾創建多個第二語言學習的普遍性理論。筆者當年的應用語言碩士論文也曾引用他的研究成果,所以對他的學術理論也頗認識。三個工作坊的內容分別包括「英語學習」、「閱讀」及「寫作」。

筆者在此想與讀者同工分享大師談及關於用第二語言寫作的兩個特點,以作為對香港英語教學的反思。首先,在一般學校裡的英文寫作班上,老師都會以學生的文章文句通順,文法無誤作為首項要求。但教授提醒我們舉凡寫作過程,不應太早顧及改正文法錯誤,以免窒礙創作思維,就此他作了一個幽默比喻:「女士們也不會先化妝,然後才去洗澡,否則就變得本末倒置了。」過分及過早強調文法正確可能會使學生失去用英語寫作的興趣(killing the interest)。

教授說寫作過程是把我們腦中的抽象思維轉變成可被閱讀的文字,讓我們的思想逐漸變得具體清晰,所以寫作也是一個解難過程(Problem Solving Process)。因此寫作並不是一蹴即至的功夫,反而是要經過不停的修訂整理(edit),然後才有最終版本。反觀在香港的英語課堂內,老師往往要求學生在短短數十分鐘的時限完成一篇文章。筆者作為英語老師,當然明白這樣的做法是要訓練學生應付考試。但這可能會給學生帶來焦慮,更會容易使他們失去用寫作去與人溝通的興趣。既然對寫作沒有興趣,就難以有所進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