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銳輝:社運成人禮

(作者為教協理事)

午夜,收到學生的電話,告知已從禮賓府回到長江中心,輕鬆的話調與傳媒鏡頭所見是兩個不同的世界。再次叮囑女孩子要趕及尾班地鐵前歸家,而她們則告訴我早已通知了家人,並得到家人支持才出來。

因為她們還是中五學生。

三屆新高中學生,不約而同遇上了三趟社會運動浪潮。

第一屆新高中的同學,早在中四之時,已親歷了反高鐵運動。學生從親訪菜園村感受到原來香港還有農村濃情,也親歷了甚麼是社會考察;立法會外的集會,第一次發現原來香港有那麼活躍多元的公民社會,第一次苦行,第一次徹夜包圍……當時,大部分的中四同學只是旁觀者,但原來那份影響是深遠的。

當他們中五之時,艾未未「被失蹤」了,他們響應網上行動,拍照上傳面書以作聲援。六月,他們又自發在校園裡拉起了「平反六四」的橫額,讓全校同學簽名留言,然後帶到燭光晚會,那是以往的學生從未有過的勇氣。

下一屆的高中同學,大概都把師兄師姐的情懷記在心裡,去年八九月的反國教運動,已成為校園裡「老大」的第二屆新高中同學們,不少既親赴公民廣場參與,又回到校園組織—出版特刊、派發黑絲帶,一切行動自發,有節有理,也不用老師粗心與介入。

也有中五同學到過公民廣場,不過感受似乎就不及中六同學深刻。

直至今年四月,中六同學都畢業考試去了,香港社會又迎來了碼頭工人罷工運動,一批第三屆新高中即是現時中五的同學們,積極投入了支援行動:走訪工人、街站收集簽名、參與集會……似乎要承傳著過去兩屆畢業同學的社會參與。

雖然文憑試成績單不會把這些紀錄下來,然而,參與同學們對社會現況的深切了解,培育了為捍衛公義而付諸行動的勇氣,是無可替代的。

省覺、參與,才是有希望的新一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