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建源:政府不承擔高等教育普及化之路難行

去年雙軌年社區學院超收,副學位問題浮現,但《財政預算案》在充足盈餘的情況下,仍沒回應各界訴求,增加對副學位學生的資助以及提高中學生升讀大學的比率,寧願「派糖」。

每年三萬青年人以高昂學費入讀自資副學位課程,但教育質素被質疑,出路不明引發年輕人的不滿。這個問題,政府絕不能坐視不理。

為達指標而發展副學位市場

發展副學位課程的政策方向,始於前特首董建華2000年《施政報告》的承諾:「十年內讓高等教育的普及率達到60%」。可是,政府在不增加公共開支的情況下,要達到高等教育六成普及率的目標,只好以其有形之手,鼓勵巿場發展,以批地、提供開辦課程貸款等措施鼓勵院校開辦自資課程,同時為學生提供貸款,吸引因資助學額不足而入不到大學的學生修讀。

終於,這目標「超額完成」。問題是,普及的真正目標是讓學生具有高等程度的「教育」,還是高等程度的「學歷」呢?

為發展市場放棄質素監管

政府在2001年開始發展副學位課程時,當時的教育統籌局提交立法會的文件中表明要採用「寬進嚴出」的原則。副學位課程以中學文憑試五科達2級為入學資格,算是「寬進」。但有否做到「嚴出」呢?政策一直沒有方案,也沒有交代。

入學要求寬鬆,對畢業資格也不設標準,更沒有完善機制保障教育過程的質素。目前八大院校以外的其他院校,由「學術及職業資歷評審局」評審,監管嚴格但瑣碎。而佔巿場比例最大的八大院校所開辦的課程,則由八大自設的「聯校素質檢討委員會」評審。然而該委員會的權力止於課程設計,對於收生人數、硬件指標以至行政制度,都無緣置喙。簡單說,整個監管制度存在著巨大的漏洞。

資助院校的同類課程,一個學年的單位成本要21.9萬元,自資副學位課程則壓縮至4-5萬元。自資課程的這幾萬元成本完全由學生承擔,不但要支付教學人員薪酬,還包括院校購置設施、興建校舍的開支,部分院校還可以有盈餘放進儲備!這怎能保障教學質素呢?事實上,多間院校的教學人員之中,兼職的超過三成,有些甚至超過一半,成本是下降了,質素會否一樣下降了呢?

學歷的巿場價值固然受供求關係影響,但更根本的,是學歷所包含的教育質素。副學位「寬進寬出」,使自資院校可以每年生產近三萬名副學位畢業生。質素監管不足,課程的認受性因此備受質疑,這足以搞垮整個制度,造成學歷貶值。《2011人口普查》報告發現,職業訓練局等機構提供的職業訓練文憑畢業生的出路較副學士為佳,並不是偶然的。

由巿場發展副學位所產生的危機,政府在2010年教資會的「展望香港高等教育體系」報告已有明確結論。報告書指出擴大自資專上界別有三項明顯風險:開辦專上課程的院校出現財困、院校各自為政而令該界別混亂不堪,以及課程質素未如理想。報告認為純粹依賴市場力量並不可行,必須有足夠的政府規管,並提出多項建議,包括設立一個統一的質素保證機構。可是,政府並沒正視問題,任由危機爆發,而承受後果的是莘莘學子。

應增加對高等教育的資助

香港的副學位課程有點類同美國的社區學院。但美國的社區學院寬進嚴出,且87%社區學院是公立的,政府提供大量資助,因而學費低廉,由此可見政府的角色顯著而重要。

過去香港也有資助的副學位課程,例如職業訓練局、理大、城大都有開辦,質素和畢業生出路都有一定保證。自從政府在2001/02年度決定發展副學位巿場後,這些資助的副學位學額便大幅減少,由2003/04年的11,453減到現在只有5,683個。

減少資助學位之餘,政府更撒手不管,把副學位課程推向巿場,成為院校的商機。政府制訂「修讀專上課程的青年人將近七成」的指標,卻不願意資助經費,結果課程大都是低成本的商科課程,極不均衡;而學生則承擔大部分課程支出,欠債讀書,但課程又物非所值。究其原因,只能說港府空有「高大」理想,卻沒有意願承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