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建源:社會問題叢生 派糖絕非出路

立法會在3月20日的會議上,就「推動香港經濟轉型」的議題進行了一項辯論,筆者提出了以下修訂案,並獲得通過:

「有鑒於內地及國際經濟形勢的變化,以及社會民生問題的惡化,本會促請政府重整公共財政,妥善運用預算盈餘增加經常開支推動香港經濟轉型,以紓緩社會矛盾。」

以下是筆者對這個議題的看法。

放棄處理社會矛盾的契機

眾所周知,香港社會問題叢生,貧窮人口膨脹、貧富懸殊深化社會矛盾、經濟轉型緩慢、年輕人苦無出路致青少年問題嚴重,人口老化逼在眉睫……。處理這些問題,無錢不行。而政府任由問題惡化、矛盾深化。

貧富懸殊已是香港的恥辱。教育向被視為社會流動階梯,但教育制度日趨不平等。貧窮學生大學入學率低,可能根植於幼稚園和中小學的教育制度。15年免費教育、中學小班教學、增加大學資助學額,都能改善教育不平等,政府卻不肯積極承擔。

政府明知人口老化問題嚴峻,財爺邀年青人提建議。但民間社會早有很多建議,例如設未來基金,設全民退休保障計劃,政府注資以滾存利息,未雨綢繆。與其反覆討論,何不將過去6年派糖的2,000億元調撥些過來,不是更實際嗎?

公共理財不符公共政策原則

稅收本是資源再分配和社會投資工具,可是政府放棄處理社會問題的契機,不作長遠社會投資,寧願派糖以紓緩社會怨氣。這種公共理財手法,無理念、不負責任,一次過派糖有違公平原則,成本效益不彰,更易養成年年等派糖的民粹風氣。

以今年為例,樓價高企、息率低,有樓一族相對富有,政府寬減七成半業主差餉,對捱貴租的房私樓租戶而言,絕非公平措施。

非理性的一次過撥款措施,更是俯拾皆是。僱員再培訓局有20億元儲備,再獲撥款150億元,而每年營運開支只8億元。教育方面,一口氣注資語文基金50億元而用途不明,花4.8億元設獎學金供每年20名尖子留學。4.8億元足夠給全港中小學聘請1600名教師,足夠讓中學繼續聘請教學助理6年,足夠增加學額讓545名年輕人升讀大學……這些都是社會多年訴求,政府寧願隨便注資基金,凍結大筆本金,也不解決社會矛盾,只因不願作長遠承擔。

為甚麼政府這麼短視?財金官員總重覆同一論調:香港是高度開放的小型經濟體,易受外圍市況影響,需累積儲備。

這種畏縮心態,加上當年殖民地政府為確保香港自給自足而定下的審慎理財哲學,至今港府官員奉為信條,只求避免赤字。於是政府年年低估收入以壓低公共開支。2012/13年政府預算有34億元赤字,結果盈餘達649億元,過去6年低估的收入更達3,300億元。

對善用盈餘的建議充耳不聞

屯積大量財富,不加善用,形同閒置。市民眼見庫房水浸,要求還富於民,但政府只肯作一次過撥款,因盈餘大都是地價收入、投資收入和印花稅,財金官員認為屬非穩定收入,不願投放在經常開支項目上。

正如香港城市大學方志恒博士分析,俄羅斯和委內瑞拉等原材料出口國的財政收入隨市場大起大落,規劃預算的困難與香港類似,設雨天基金(rainy day fund)可減政府收入不穩定的影響。

特區政府理應參考這些國家,設財政穩定基金,將波動收入的某個百分比撥入基金,經濟好時累積儲備,經濟壞時以基金繼續支付經常性開支,使公共服務不受影響的同時又不會出現財政赤字。

其他民間組織亦提出不同的長遠理財方案,如高齡人口發展基金。教協則建議,將固定百分比的盈餘訂為經常開支,投放於長遠發展項目。

為甚麼政府官員對這些建議充耳不聞?

政府不是錙銖必計的掌櫃

政府絕不應只顧平衡預算,那是錙銖必計的掌櫃。政府應是全局觀者,考慮社會需要和發展目標,訂定優先次序,將公共資源用在骨節眼上。希望政府放開守財奴心態,開放思考,善用資源,紓緩民生疾苦,提供人才培訓等配套,做經濟轉型和發展的後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