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建源:戴卓爾夫人

(作者為立法會教育界議員)

戴卓爾夫人逝世了。剛好與倫敦大學的教授通電郵,我順道問他英國老百姓對戴的意見。他回覆說:愛她的人愛到死,恨她的人也恨到死!

她結束了冷戰,同時與戈爾巴喬夫交好。她挽救了經濟,卻加劇了貧富懸殊。她為福島把阿根廷打個落花流水,而又把香港和平地交回中國。至於香港人對她最深刻的印象,也許是她在人民大會堂前所摔的充滿象徵意義的那一交。

1983年,我擔任港大學生會副會長時,學生會給中英兩位總理同時寫了信,向英國表示殖民地沒有前途,香港應該回歸;向中國則說香港不但應該回歸,而且應該實施民主。中國的趙紫陽總理回了信,說「你們所說的『民主治港』是理所當然的」;可惜他的命運殊蹇,六年後下台,也預示了香港民主之路的坎坷!

至於給戴卓爾夫人寫信這件事,則引發了校園內極大的爭議,港大學生會為此召開了極罕有的緊急會員全體大會,是為學運史上的「戴信事件」。據教院莊耀洸兄統計,在那段急風驟雨的日子裡,港大學生共張貼了約600張大字報,平均每九個人寫一張 ──這肯定是港大歷史的紀錄!

記憶中戴卓爾夫人沒有覆信,也許她根本不知道有這麼一回事。斯人已逝,書此數行,聊表對這一段三十年前的歷史的追思。

Email: [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葉建源議員辦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