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瑩明:合作講「數」(上)

(作者為教協理事)

我見識過一次三頭六臂式的講「數」。我說的不是一個人擁有三個人的能耐,而真的是三個人,沒有預定講稿,你一言我一語地向20位觀眾講「數」。

那是一次數學學會的活動。由Charlotte(學會主席)負責教授德國橋牌【註】,珊和琪站在旁邊,原本只負責點名、分組等雜務。三人來自中四不同的班別。

教授德國橋牌的玩法,一般是順序介紹(1)遊戲人數和持牌數目、(2)大小順序和決定王牌、(3)取勝目標和競叫戙數、(4)合法出牌和流程、(5)算分方法。

開始時,Charlotte拿著52張牌說:「順序派牌,每人…… 嗯!直到全部派出,每人有13張牌,然後輪流出牌。」Charlotte打算從(1)直接跳到(4)。

這時,珊走近Charlotte,虛擬地拿去Charlotte手上半牌,再做出反轉給會員看的手勢。

Charlotte意會到珊是提醒她要補做(2)的步驟,對珊說:「我打算遲些才說這一點。」但隨即,她還是採納了珊的意見,拿起了上半牌,反開給會員看,指著它說:「這樣打開來看到的就是王牌。」

珊再次低聲對Charlotte說了幾句。Charlotte聽後,仍然舉著那一牌,說:「這是方塊9。即是方塊是王牌。好!稍後我會再解釋一下王牌的。」

Charlotte 繼續:「派完牌,組內一人帶頭出牌。如果這人出了方塊,其他人有方塊的也要出方塊,其中最大的一個贏得這四張牌。」她又飛過部份(2)和(3),跳去(4)了。

這時,珊不再耳語或做虛擬手勢了,干脆打斷Charlotte,補回介紹(2)牌的大小順序。這次,連琪也加入,拿去Charlotte手上的牌,找出幾張來舉例,再解釋甚麼是「贏得這四張牌」。稍後,三人七嘴八舌,才總算完成(2)至(5)。

這三位學會幹事,究竟是合作無間,還是亂作一團呢?後來, Charlotte跟我深入地談過,在這次活動中,她學到了甚麼。其中不乏學與教的大原則,例如,做重要還是聽講重要、述而不作重要還是即興動腦重要、互相補位重要還是「這裡由誰話事」重要等等。詳情下期續。

【註】德國橋牌的玩法見網頁 http://hinarthur.com/showArticle.php?cateID=18&id=5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