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緣去

詩 ◎ 陳國權
攝影 ◎ 小魚

您說靠岸的船最顛簸
籐環抵住舷旁不住擊撞
弄不清是拒還是迎
索纜已拉得繃緊
纏住頭鐵欄石躉
那一截縛捆結實的遐想
該是鬆解開脫時候
釋放海濤險象波浪危情
換上妥貼乾土坦然硬地

我說下山的路極難走
難分辨低陷拐彎的滑坡
高處抹角的崖壁
左邊雜草右側閒花
算是攀過日照通明的頂峰
曾在風中留影雨裡造形
讓身後夜空聚成蕭瑟一片
淡雲薄霧隱隱消散
點點星光嵌落前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