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華語學生需要甚麼中文課程?

戚本盛

 融樂會主辦的「少數族裔中文教育:何去何從」研討會(三月廿三日,教協及城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合辦),應該是一個很合適的場合,可讓政府官員回應一 下非華語學生學習中文的困境,可惜,一個黃金機會又平白錯失了。融樂會總幹事王惠芬說,正計劃以合適個案控告政府,教育局難道要重蹈二千年敗訴於平機會的 覆轍嗎?

融樂會為非華語學生爭取學習適切中文課程,多年來努力不懈,可是這也說明了,爭取尚未成功。當然,教育局資助學生報考英國的中文公開 試(如GCSE及GCE),也發表了《中國語文課程補充指引(非華語學生)》,不能不說是一種進步,但是,為德不卒,非華語學生學習中文,仍然極為困難。

這其實苦了學生,也苦了教師。研討會上,講者包括地利亞修女紀念學校的叢麗明老師、劉國張老師,以及香港道教聯合會圓玄學院第三中學 的張積榮老師,均現身說法,道出在教學、課程和行政方面的工作。同行固然明白這當中所付出的心血,但在向各位努力的行家致敬的同時,也必須一問,教師的心 血和精力,有沒有虛耗?若客觀環境不作改進,長此下去,努力會否又步向怠倦?

所謂客觀環境,主要還是一個具認受性的適切課程問題。環顧目前的現實,依英國公開試設計的課程無疑太淺,不敷本地的實際應用。王惠芬 就屢屢提到,具備GCSE水平的中文,可能連看日常的簡單說明也感困難。至於中學文憑試的中文科,則又會過深。文言文對華語學生也是挑戰,去年作文題目中 「蝸角之爭」等的典故更不要說了,即使是現代漢語,漢族學生日夕浸淫其中也感不易,何況是完全不同語系的少數族裔學生?

為非華語學生而設的適切的中文課程,應該介乎GCSE和文憑試之間,水平(也就是對語文能力的要求)如此,內容也應如此,當中的文化 元素,也應如此,起碼要在這三方面作出調適。這當然並不容易,正正因為不容易,教育局更責無旁貸,而決非以不切實際的《補充指引》可以敷衍過去的,更何 況,雖說不容易,卻又不是平白憑空創作,一端以GCSE甚或歐盟的能力架構作起點,一端以中學文憑試作終點,不正已提供了脈絡嗎?真的艱難得教育局的課程 人員要退避三舍嗎?

香港是華裔(漢語)為主流的社會,我們在漢語文化中長大、學習、生活,要把握中文這個本地生活至為重要的工具,既通過耳濡目染,也通 過正規教育,也許我們很難想像非華語學生的困難,不過,感謝融樂會的努力,藉著像這次研討會的機會,讓我們更深切具體地了解到問題所在,相信教育局諸君其 實也了解,目下欠缺的,是意志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