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建源:請別扯政策研究的後腿——給邵善波先生的忠告

中央政策組(中策組)邵善波先生甘冒干擾學術自由之指摘,奪取研究資助局(研資局)的「公共政策研究資助計劃」區區二千萬元撥款的審批權,實在令筆者百思不得其解!

中策組對研資局的做法有不少批評。例如邵善波先生指摘獲資助的學者與相關決策局缺乏溝通。但事實是,聯繫各政策局和學者,正正是中策組的工作。中策組沒做好份內事,也從沒向研資局表達不滿,反以此為奪取撥款權的理由,真可謂欲加之罪!

研資局邀外國學者評審本地政策研究,也引起邵先生的不滿。其實,香港公共政策研究圈子很小,而不少海外學者對本地問題甚有研究,吸納他們參與有何問題呢?更何況很多本地政策與外地甚有淵源,例如政府倡議的自願醫保計劃便借鑑了澳洲制度,邀請海外學者評審,實可借鑑國際經驗。正如港大李詠怡教授指出,國內大學渴望邀國際學者參與評審而不可得,但特區政府反對此橫加指責,實在可歎!

中策組奪撥款權有政治目的嗎?

邵先生又指維持友儕評審(peer review)的作用有助學者「升級」,但這並非中策組的責任,學者大可申請研資局的其他資助。這番話正好說明邵先生並不理解當年他的前任劉兆佳教授倡設此計劃的原意。這是個一石二鳥的構思,既經由資助促進學術界當時頗為淡薄的本地公共政策研究風氣,同時藉由嚴謹學術規範(如友儕評審制)進行的政策研究,擴闊官員的視野和刺激反思,完善政策制訂的過程。邵先生看不到嚴謹研究對推動公共政策進步的長遠好處,他的觀點是功利的,只從官員的短期需要出發,因此不惜把獨立的學術研究貶抑為政策諮詢服務!

不少評論者質疑,中策組此舉是否為了摧公共研究於萌芽狀態之中,讓政府獨攬大權?令筆者更難明白的是,中策組本承諾由研資局管理計劃至2014/15年,為何出爾反爾,連剩下的兩年時間也等不及就要動手?

筆者更擔心,中策組奪去撥款權後,又要委任一批撥款委員會委員,會否又變成梁振英政府又一次政治酬庸呢?何況,今次撥款範圍還擴大至民間智庫,包含邵先生曾任總裁的「一國兩制研究中心」,當中潛在的利益衝突,邵先生應該好好迴避。

給邵先生的忠告

邵先生無風起浪,要將學術研究計劃轉為政府顧問報告。但這類聚焦於特定問題的短期報告,好的話也許可以為政府政策提供一些點子(quick fix),弄不好便會變成為政府政策護航,對於改進政策質素毫無幫助,反而為學術界添上不必要的污名,實非明智之舉。

為此,筆者在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上提出動議,對中策組此舉表示極度遺憾,要求中策組撤回決定,重新履行其原先對研資局的委托,由研資局繼續負責這一輪「公共政策研究資助計劃」的撥款工作。並促請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及各大院校,堅定地維護學術自主與自由,同時進一步積極地推動本地的公共政策研究。議案在3月11日會議上獲得通過,全文如下:

中央政策組在毫無諮詢的情況下,於2012年11月單方面宣布收回原本委托研究資助局進行的「公共政策研究資助計劃」的撥款權,並於其後更改計劃的撥款對象、審批機制和運作模式。本事務委員會認為中央政策組此舉異常粗暴,在缺乏充分理據的情況下違反其原先作出的信諾;而且在缺乏充分諮詢的情況下更改撥款機制,有破壞學術自主之嫌,可能導致學術研究淪為政府政策的宣傳工具。本事務委員會認為中央政策組此舉極為不恰當,對此表示極度遺憾。

本事務委員會促請中央政策組撤回此一收回撥款權的決定,重新履行其原先對研資局的委托,即由研資局繼續負責這一輪「公共政策研究資助計劃」的撥款工作,至2015年為止。如果中央政策組有意探討是否有需要及如何改進該計劃的實施,本事務委員會認為該組應展開公眾諮詢。

本事務委員會同時促請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包含研究資助局)及各大院校,堅定地維護學術自主與自由,同時進一步積極地推動本地的公共政策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