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國權:「以義聚眾」的意義

(作者為教協理事)

資格老練歷深的教協理事朋友,每每表示理事會是「以義聚眾」的組合,各人本著俠義心腸,認同高舉教育專業和踐行社會公義的大纛,磊落為人光明行事,正是教協的傳統精神和力量所在。

不過,「以義聚眾」之說畢竟有點草莽味道和山林氣息,豪放逸興之餘讓人嗅出江河的飄盪和湖泊的落寞,與當前年代脫了節,恐怕只能在章回小說中才能尋見覓得。

司徒先生以清教徒式的態度處世做人,在草創教協初期以至篳路藍縷的艱辛過程中,身體力行,倡議勤儉辦會,崇尚忘私奉公,感染了不少參與教協義務工作的理監事。 對於這樣的立會精神和辦會態度,我深表欣賞;對於一眾理監事的無私事奉,我肅然起敬。

教協立會近四十年了,從前「手作仔」的營運策略和業餘式的管理模式固然有其必然性、合理化和歷史意義。 可是時至今天,教育生態和社會環境已變化很大,教協必須與時並進,逐步邁向現代企業化的營運和管理形式。

按個人經驗的估量,教協稱職的理事必須每週獻出逾十小時的時間和精力,出席會議、管理業務和參與活動等等。在現今扭曲的教育環境中,一般在職教師實在難以背負如此沉重的壓力。為此,脫產受薪理事是其中必須落實和繼續發展的方向。

我並不贊同理事會仍然迷戀「以義聚眾」的思維模式,間接窒礙了專業工會的現代化發展。這樣說並非要否定理事們在心志上的凝聚力、共同理念基礎,以及無私奉獻的重要性,不過,更重要的是必須培育和保養教協的活力和生命力,面對新世代的急劇形勢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