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漢光:被壓迫者尋出路

(作者為教協理事)

權力會自行擴大,是社會自然的趨勢。老子一早說了﹕「人之道……損不足以奉有餘。」

中國的主流文化(其實是專制文化,包括中古的歐洲),是正面助長這趨勢的。小孩子要聽話,大人也應謙卑恭順,不能僭越。於是,權勢只會越來越邪惡;被壓迫者越來越沒有出路,還天天要聽張明敏之流自豪地唱《我是中國人》﹕「沉默不是懦弱 忍耐不是麻木 儒家的傳統思想 帶領我們的腳步 ……不到最後的關頭 決不輕言戰鬥……」。終於,「最後關頭」了,才大造反,大殺戮,文明大倒退,要從頭建設,五千年一波又一波。殘酷的動蕩,反又再加強國人克己復禮、忍氣吞聲、強求和諧的專制文化,讓下一輪動蕩來得更遲,來得更猛。

西方的文化(其實是民主文化,包括將來的中國),恰恰相反,獨立於政權的機構,公開、合法和龐大,處處制衡權力,這包括傳媒、反對黨、公民社會、還有法治、學術、科學、宗教、各種專業、定期選舉等等系統。古代和現代中國文化,根本就不容這些「威脅主權」的力量萌芽;稍露頭角,即予撲殺。

而西方,即使太平盛世,已相當幸福,遠遠未到最後關頭,上述「威脅主權」的力量卻天天都輕言戰鬥。這就是奧巴馬再就職時所說的「美國立國精神之一:質疑權貴之心」,以批判和衝突為榮了;民主文化沒有儒家帶領,沉默正是懦弱,忍耐正是麻木,智者仁者勇者所不為。結果,矛盾累積一點點,往往就以民權小勝得以化解;積小勝為大勝,權勢上損不足以奉有餘的趨勢無從肆虐;永恆和無盡的小鬥爭,反而帶來長治久安。這是民主國家大體的寫照。

從個人和成長開始,屏棄專制文化,建設制衡文化(或可簡化為兩個字:西化),再推廣到社會和國家層面,可能是被壓迫者整體唯一的出路。具體可以怎樣去做?6月15至16日,將有個英國人來教協將軍澳中心,與我們(及教我們如何與學生)用「被壓迫者劇場」的方式,去探討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