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德賢: 突破

(作者為教協理事)

經過三個月的密集練習,筆者剛參加完今屆的本港馬拉松賽事,可以重過正常的社交生活。

自己過往的個人最佳成績為3’42,今屆原本目標時間為3’40,即每公里的平均速度為5分13秒。為甚麼要這樣計算仔細呢?因為馬拉松是一項以科學精密計算的運動,要求參加者以均速完成,除了平時能自律操練外,還要在中途嚴格控制自己的步幅,不可過快,也不可過慢。所以大部分跑手都會在手臂上畫上分段時間來提醒自己。

在比賽前一星期,進行了一星期的碳水化合物負荷法訓練,也減輕了訓練量,當日起步前,難免會有一種力量要爆發的興奮與期待。起步後,一直感覺輕鬆,頭幾公里一直保持在5分5秒的速度,即是快跑了。於是慢慢在十公里後維持正常,也就每公里多賺了時間。到了三十公里,是每個跑手的心理關口,因為平常人的體力只能消耗到這裡,如果平時的操練不足夠;就會在這裡虛脫或者抽筋,俗稱「撞牆」或「爆」。吃過了一包預先帶備的葡萄糖粉補充,步速竟能維持,於是信心也增加了,知道這次有望取得PB(Personal Best)。到上了馬師道的最後一道斜路,我知道成績還可以再好,於是鼓盡餘力向終點衝去,時間是3:36:18,比個人時間快了五分鐘。

最喜悅的事情不單是突破了自己的成績,最重要是突破了可以自己完成操練長課的局限。能完成一個42.195公里的馬拉松,之前起碼要操練過七至八次長距離的練習,路程由20公里增加至38公里,和每星期三至四次的常規練習。而操練長課,需要計劃路線、準備糧食和水的補給,還有行李貯存和洗澡更衣的安排,長課動輒要用三小時以上,算上跑完之後的休息,一日假期就甚麼也做不到了。自己能堅持去進行幾次長課訓練,其實是很困難的。

突破到自己,那一種內心的激動和喜悅,外人不會明白,只有真正付出過無數汗水和眼淚的跑手才會理解。也許這就是馬拉松令人著迷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