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作賭注

陳德錦

 每次聽到《警訊》播出《英雄故事》的主題曲,就想起成龍在片中的威猛形象:「憑自我,硬漢子,拼出一生癡。流汗血,盡赤心,追尋大意義。」但接下 來的一句:「生命作賭注,留下了英雄故事」,卻特別刺耳。上世紀八十年代人人講「自我」、「英雄」,到下一個世紀,特別在重視集體行動的警界,個人主義已 不合時宜。這且不說,警方不是一直在撲滅非法賭博嗎,有財務問題的警察不少是因為濫賭。何以《警訊》借用成龍主題曲時,不去改動一下這句子?

我這樣說,未免有點「政治正確」,賭博不是早已合法化?既然警界經常「賭」,對賭博文化毫不陌生,那麼保留成龍大哥這句「生命作賭 注」,又有什麼問題?為伸張正義,如癡如醉;像賭客孤注一擲的豪情,拿來形容硬漢子的赤誠,不是十分貼切嗎?就是用來招募新人入伍,也有相當的號召力。

電影版的《孤星淚》中,演員把原劇的歌曲演繹得有聲有色。其中最慷慨激昂的一曲,是結尾的大合唱。也許有些觀眾不知道,大合唱的英文 歌詞並非由原來的法文直譯,「你願意加入我們征討的行列嗎?跟我一起堅強地抗爭?」法文原作沒有這兩句。所謂「征討的行列」,英文是「crusade」, 可解為「聖戰」,源自十字軍東征。十字軍是中世紀由羅馬教廷、基督徒、商人等組織的軍隊,為奪回被伊斯蘭教徒佔據的耶路撒冷而發動的戰事。十字軍戰事釀成 生靈塗炭,更帶來兩教近千年的對立。前美國總統喬治布殊在一次發言中,指由美國發動的伊拉克戰爭是一場現代十字軍東征,旋即受輿論指責。在《孤星淚》中, 用「十字軍」喻意法國第二共和時代人民對腐敗政權的不滿,也不太貼切。幸好「crusade」已由專有名詞變成常用語,而接下來的歌詞又強調歌聲來自「不 願為奴隸者」,因此淡化了「聖戰」的歷史聯想。《孤星淚》即使打入伊斯蘭國家,填詞人也會改用另一種政治正確的語文,不會刺激回教徒的神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