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建議放寬法例 對專上學院的規管

立法會議員葉建源

現時樹仁大學和珠海學院等六所專上學院沒有獨立的法例,由《專上學院條例》規管。這法例自1960年制定,多年沒修訂,立法會多次要求政府檢討法例,與時並進。

去年10月政府提出修訂法例諮詢公眾,並在今年一月的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上討論。

政府的建議中部分是合理的技術性修訂,例如刪除一些過時的條文——如規定學生須年滿17歲、打算開辦夜間課程,院校必須有所註明。

可是,在現時副學位課程濫收學生、監管不足,各界要求加強監管的情況下,政府建議的大部分修訂方案,竟是進一步放寬對自資專上院校的規管及簡化程序,以「配合專上教育界別的蓬勃發展」,令人難以接受。

首先,法例規定入讀專上學院的最低學歷條件,必須持有香港中學會考證書或中文中學會考證書。自2008年推行資歷架構後,很多職業資歷得到認可,例如部分年輕人考取英國普通教育文憑高級程度(GCE A-Level)等同等學歷,現時的法例沒有涵蓋,確是僵化,應該修訂以增彈性,例如規定學生只須持同等學歷。但是,政府的建議,卻是索性刪除了入讀專上院校的最低學歷要求,是本末倒置的。

此外,根據《專上學院條例》註冊的專上學院,若使用學院名稱、頒授學位、榮譽學位或榮譽名銜,須經特首和行政會議規定,即是須經法定程序,提交文件,作出討論等。政府建議刪除這項法例的規定,改由教育局以行政處理。多位立法會議員都擔憂,一旦免除了法定責任,容易出現「掛羊頭賣狗肉」、濫用「學院」名稱、濫頒學位的情況,為開辦「學店」、教育市場化大開方便之門。

相反,一些各界早已提出的問題,政府的建議卻沒觸及。例如,現時部分院校是以規管中小學為主的《教育條例》頒授副學位,部分則是根據《專上學院條例》頒授。特區政府在2000年提出六成大專生的指標時,建議將《教育條例》下規管專上教育的條文,與《專上學院條例》合併,訂立一套新法例以規管專上教育。但這次檢討並沒觸及這個問題。

此外,按《專上學院條例》註冊的專上學院教職員可登記成為高等教育界選民,而根據《教育條例》註冊、只提供副學位課程的院校,其教職員卻不能登記成為高等教育界選民,教協多次要求政府跟進,這次檢討法例,仍沒處理這個問題。

這樣一套檢討《專上學院條例》的建議方案,放寬對專上院校的規管,很容易讓院校在沒有質素監管下謀取暴利,當然被立法會議員大力批評。筆者希望政府盡快提交另一套建議方案,全面檢討及加強監管專上教育制度,以保證自負盈虧院校的質素,讓莘莘學子的時間和學費用得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