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建源:教育千瘡百孔 如何休養生息

行政長官梁振英先生發表的首份施政報告,大失市民所望,若他或政府期望以施政報告締造民望效應,將徹底灰飛煙滅。

單以教育界為例,業界和前線老師大都怨聲載道,認為施政報告乏善足陳,篇幅太短,梁振英沒有兌現選舉承諾,辜負了教育界的殷切期望。

施政報告中提出的教育政策主旋律,認為教育應進入「鞏固期」。鞏固的前提,必須有良好的政策基礎,然而,現在我們的教育政策和措施千瘡百孔,積存大量有待解決的問題,在在需要完善和發展。

如果政府所說的鞏固期是指放懶手腳,甚麼也不做,這並非「休養生息」,只是「休息」。教育界飽受各種教育改革的衝擊和煎熬,我同意我們教師應集中將注意力投放於教學上,但不良政策必須獲得改善。否則,我們仍然會受到各種不良政策的極度困擾。所以,如果政府說要進入鞏固期,這如非庸碌無能,便是倒行逆施。

如非庸碌無能 便是倒行逆施

施政報告強調教育經費佔政府整體開支的五分之一,是各政策範疇之首,看似十分慷慨,但在世界各地,除了國防開支外,沒有哪個政府不會把教育作為其主要開支。在董建華年代,教育經費實際上佔了政府整體開支的四分之一;而現時政府的教育開支其實只約佔GDP不足4%,但OECD國家的平均水平已達6.2%,相差非常遠。當各國在致力做好教育之時,我們卻放軟手腳,這是一個非常大的危機。

教育界今年最大的失望,是來自幼教界,因為他們曾經有很大寄望。15年免費教育其實已是社會的共識,但現時可能遙遙無期,甚至無疾而終。剛誕下嬰孩的父母早陣子可能也以為自己的子女會享有免費幼教的機會,但現在要失望了。這不是梁振英說的「成熟一項『推』一項」,而是「成熟一項『拖』一項」

不過,沒有最荒謬,只有更荒謬。教育局局長吳克儉先生竟然說訂立劃一的幼師薪級表作用不大,會先研究為幼師設定最低工資水平。我曾與幼師見面,他們非常憤怒和哀傷,甚至有老師在我面前哭了出來。有些老師不斷進修,不斷提升資歷,他們萬萬想不到在幼教界奮鬥了數十年,最後得到的竟然是訂立最低工資。

荒謬的幼師最低工資

由於教育規劃做得不好,跨境學童問題對社會引起很大困擾。教育局沒有及早採取方法,例如以行政手段把跨境學生分流到不同地區,所以現時手忙腳亂,無法應付問題,北區小學和居民便要飽受其苦。這些並非鞏固期的概念可以處理,必須要做好教育和人口規劃,以及要想辦法維護北區居民的應有權利,同時亦要消弭中港矛盾。

人口因素亦影響了中學派位。梁振英沒有兌現競選政綱中的小班教學承諾,只是玩弄文字,把升中派位人數減至較小的數目便算,我會繼續爭取中學每班人數減至30人,長遠推動中學的小班教學。

新高中現時正在進行全面檢討,但政府在改善教師編制上卻無任何實質進展。未來數年中學的縮班情況將會相當嚴重,更可能會面臨「殺校」,預期教師的編制亦會不斷萎縮。合約、教學助理和準教師首當其衝,遭遇很大的折騰,甚至無法入行,或是入行後亦無法正經地做好教學工作,這其實又從何談上休養生息呢?我們相信這將會影響專業穩定,令教師壓力大增,新教師無法入行,教育界將會出現嚴重斷層。因此,我呼籲當局全面檢討及改善教師的人手編制,把合約教師職位改為常額,穩定教師行業,確保教育質素。

至於特殊學校,必須改善教師編制和減低每班學生人數,改善校舍和設施。生而不幸,已經足以令人惋惜,但施政者不加以體恤,甚至苛待,這更是殘酷不仁。特殊學校現時面臨的很多問題,其實我們是有能力可以改善的,讓我們特殊教育的學童享有更合理的教學環境。

總的來說,施政報告的教育部分令人失望。政府可以做或應該做的有很多,我們真的希望可以休養生息,但不應是以現時「鞏固期」這種說法來處理,我們不希望鞏固千瘡百孔的政策,希望有一個能令老師專心教學,學生欣然學習的教學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