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銳輝:沒有準備,沒有承擔——要求北區小學增收學生,是政府的卸責行為!

(作者為教協理事)

早陣子小學統一派位接受申請,大批跨境學童來港申請入讀,北區出現逾千不足學額。教育局才急忙與各北區小學商討,每班增收2-3個學生。然而,現在政府已在小學實行25人一班的「小班教學」,並以班為單位向津貼學校批撥資源的制度下,此舉存在極大的問題。

先從最基本的問題開始討論:現時北區短缺的學額,主要源自內地來港就讀的學童,不論單非還是雙非兒童,每年的出生數字政府均有清晰的掌握。當中的單非學童因父或母是香港居民,因此大部分必定來港升學,這並不似雙非學童般較難估計。此外,近年大量幼稚園學生跨境上課已成為報道熱點,連吳克儉在開學日也專程跑到羅湖去「探望」過境上課的孩子,難道他不知道這些小朋友是會長大的、將會升讀香港小學的嗎?!因此,當早前政府面對北區學位緊張時的驚惶失措,彷彿這些學生是一夜之間突然降世般,實在是匪夷所思。

有說今屆政府上台不久,此乃上屆政府無為而治的惡果,不能苛責。但現時的教育局常任秘書長謝凌潔貞女士,乃上屆政府原職過渡,作為政策局公務員之首,理應是不受轉屆交替政治任命而影響實務工作。然而,在政府面對大量學童壓境而毫無準備之時,一眾教育局官員,竟然無人向家長向學校說半句對不起,反而祭起顧全大局的道德大旗逼使學校增收學生,官員們心裡究責有否問責精神?即使吳克儉新官上任無從準備,作為兩屆政府教育局常秘的謝凌潔貞,是否至少要向公眾解釋上屆政府缺乏計劃的原由,並向受影響的教師、家長、學生鞠躬道歉!

更荒謬的是北區其實不乏校舍資源,幾年前的縮班殺校潮,北區是重災區之一,現時不少剛結束的校舍設施建築仍簇新,甚至丟空並未作其他用途。但政府是寧可要求學校破壞現存的教學環境,例如剷平花圃增建課室,卻讓被殺學校的校園校舍繼續荒棄。制定政策的官員,究竟心中的教育質素是甚麼?究竟有否視學生是一個個活生生的人?還不過是文件上的一堆數字,以最低成本最少的長遠資源投放下,強塞到學校裡就「乾手淨腳」?

要求學校增收學生,其實是對當屆學生學習質素的嚴重剝削。當聽到一位前校長現任小學校監,面對傳媒時表示:學校多收三四個學生分別不大,「都係咁樣教!」時,許多小學老師們都不禁心裡痛罵:這是一個教育專業工作者的說話嗎?!現時,小學實行25人一班的小班教學已是第四個年頭,這代表著老師課堂教學的設計,早已按25人小班的條件進行,例如課室以分組安排就座,課堂活動不少是小組合作學習,老師在課室內對學生的關顧較高,也因而更能照顧學生的學習差異。如果每班人數突然增至接近30人,老師必須要重新調整教學方法,不可能「一樣咁教」。由於每班人數增加,必定減少了課堂師生互動交流的機會,削弱老師對學生的關顧;最後,學生必然是最大的受害者。

其實,要減低對學生的傷害,保證今屆所有學生、尤其是北區的學生,與上屆學生或是其他區域的學生,得到公平一致的教育質素與資源,教育局應按每校增收學生的人數,為學校提供六年相應的穩定資源,以便學校可以長遠增聘人手,為該批學生規劃至小六畢業的學習需要,維持原來小班教學的教學質素及老師對學生的成長關顧。事實上,如果今年北區小學每班增收2-3人,加上去年已增加的每班2人,一些開設4-5班的學校計算,已差不多等同多收一班學生,但政府到目前為止,卻沒有向學校承諾長遠增加任何資源,這種政府政策失誤,卻要學校付鈔、學生受害的做法,實在可以用無恥來形容!

當我們坐擁幾百億盈餘,難道還可以接受學校倒退回工業革命年代?教育局把所有學生塞進學校裡,並不是就完成了教育的任務!令六歲孩童每天舟車勞頓兩三小時上學,實在情何以堪!讓北區的學生,甚至是讓每一個香港永久性居民學生,享有與其他學生基本公平一致的教育質素,例如25人小班教學、穩定的教師團隊、就近入學的機會等等,是政府最基本的責任!因此,政府應該重新復辦北區停辦的小學;並且必須向增收學生的學校,提供六年穩定而持續、合符學生比例的資源,才算是克盡教育當局的基本責任。

(本文曾於《明報》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