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漢森:教協人以義相聚

(作者為教協理事)

我初有點奇怪,教協的歷屆的司庫,為甚麼總是那麼小心眼,像孤寒財主,對各部的開支申請諸多挑剔。例如區伯權本來是個疏爽的人,但自從任職司庫後,幾乎跟所有申請過撥款的理事都爭辯過,有時還令會議氣氛不爽;他又要推動財務收支規範化制度化,章則定得很細,彷彿無事找事做。我曾想,如果我調任此職,會這樣嗎?細想後,我的答案是:會。一定會!

司徒華先生創辦教協,在鬥爭中團結了一批有理想的教師,建立了不少核心價值,其中最為眾理事津津樂道的是:搵著數行遠、不得販賣私貨、做個好老師。還有:勤儉辦會;教育事務一馬當先,社會事務誓為後盾;權益(農)、福利(輕)、教育(重)兼顧……在這種背景下吸納的理事,都是有正氣、盡忠職守的人。財務穩健是教協賴以生存和發展的前提,當司庫的人以健全教協財務為目標,把教協的財產看得比自己的家當還重要,像戴著孤寒財主的眼鏡看事物,是正常的,跟他的性格無關,是他加入教協的背景和擔任的職務決定的。

三十年前,我被教協的理想感染加入教協做理事,與她一起成長;她的壯大中有我的參與,在教協工作亦令我的生命更豐盛。司徒華先生、小玲先後離去,令我們哀痛,也令我們彷似失去了重要的支柱,但他們的離去亦同時提醒一眾教協人,要更努力和小心翼翼守護她──她的組織和理想。

有朋友聊天時問:為甚麼現屆政府的班子大多數水平如此不堪?我立即想到《讀孟嘗君傳》(王安石)的名句:「雞鳴狗盜之出其門,此士之所以不至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