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瑩明:講「數」

(作者為教協理事)

粵語說「講數」即是談判或討價還價,有著利益的考慮。

這裡說「講『數』」,是指學習數學時的對話,乃至用對話來學習數學。這關乎影響更深遠的利益考慮。巴西教育學家 保羅.弗雷勒 1(Paulo Freire)認為,教育是要讓人自由,要解放公民的能力,並賦權他們參與社會的發展。學習中的對話,尤其是對話時參與者的反思,是達到賦權的必需經歷。講「數」就正是這樣的對話。

講「數」時,每一位參與者(1)有聽,(2)有講,(3)有反思,(4)性格和學習態度更不斷建構。這四者是互動和並進的。目前,大部分課堂上學生只有被動地聽,缺乏(2)、(3)、(4)。學生即使有反思,亦以消化老師講的內容為主,極少機會反思學習內容的目的或者學習的模式。結果只是增加了死板的公式化知識,不一定懂得應用。再次一等就是只有支離破碎的記憶,無法講出重點,也無法建構到有系統的意念,更遑論達至講「數」較高層次的,要求學生養成開放思考的性格、主動學習的態度、乃至充權等等目的了。

這個專欄描述一批香港學生如何透過(1)、(2)、(3)、(4),局部達到這些目的。可見,即使在以考試為本的香港,弗雷勒的教育願景也不虛妄。具體事例體現在某女校數學學會好幾次學會活動中。在中四學生Charlotte 2 的領導下,教學過程都充滿批判反思的對話。下幾期「數衷情」將寫其中一次活動。心急的讀者可先上網看 3 。

—————————————————————————-
1 保羅.弗雷勒(1921-1997)生平簡介,見「被壓迫者劇場推展中心」網頁 http://www.ctotw.tw/2011/03/1921-1997.html
2 Charlotte是本欄記主角之一。
3 見 http://hub.hku.hk/handle/10722/146551。對話詳情及理論分析寫在123 – 137頁Chapter 5.2 Meeting 1: German Bridge 和 336 – 350頁 Appendix IV.1 How Charlotte, Teresita and Gill taught the members German Brid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