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兌現選舉承諾 辜負教育界期望
評梁振英《施政報告》

本報記者

梁振英發表上任行政長官後首份《施政報告》,教育範疇著墨極少,既無具體政策內容,其參選政綱對教育所作的承諾,包括中學小班教學、增加資助專上學額、減輕教師壓力等,全部石沉大海,有負教育界的期望。特首表示,教育應進入鞏固期,可是,鞏固期的前提是有良好的施政,但教育各個範疇多年來都積存了大量問題,未來也有不少挑戰和難題,如不妥善處理,何來休養生息?而梁振英在政綱清楚寫明:「盡快實施15年免費教育」,但當下設立的專責委員會,竟不是研究具體落實方法,而是「研究免費幼稚園教育的可行性」,政府立場和態度嚴重倒退,令教育界嘩然。

教育財政開支比率偏低

《施政報告》強調教育經費佔政府整體開支五分之一,是各個政策範疇之冠,說法與上屆特區政府如出一轍。政府又指出,「2012年度的教育總開支預算達791億元,其中經常開支近600億元,較1997年度增加超過60%」。這種種說法,無非是暗示教育界:不要奢望再增加教育資源。

但我們必須釐清事實:政府的教育開支佔總開支其實在連年下降,由1997年的23%跌至上年度17.6%的新低,今年微升至20.1%,仍是回歸16年以來的第四低位。至於說教育開支5年間增長60%,但相比於政府的總開支,2012年度政府總開支為 3,937億,是1997年度(1,944 億)的兩倍以上,可見教育總開支並沒有按政府總開支作相應的增幅。反觀政府的財政儲備,截至去年11月底已達6,574億,政府有絕對的空間和需要增加教育經費。何況,特首在參選政綱中不也強調,「教育不是開支,而是對未來的投資」?

大專核心問題 政府全交白卷

專上教育最核心的問題,《施政報告》全交白卷,梁振英的參選政綱,在大專教育上所作的承諾,幾乎全數落空,當中,增加資助專上學額(包括學位和專業文憑課程)和私立大學學額,更是隻字不提。大學資助學額自1994學年開始,一直維持在14,500個,直至本學年才增至15,150個,相對合資格升讀大學約2.3萬名學生,仍然是杯水車薪。政府必須盡快作出長遠規劃,增加大學資助學額,而不是等待學生人口下降而間接令大專生比率提高,便算完成任務。

政府又強調修讀專上課程的青年人將近七成,可是,這七成比例其實大部分來自修讀自資副學位的學生。事實上,自資專上教育的全日制課程數目,由十年前84個增加至本學年的532個,就讀的學生人數去年更超過7萬人。但政府監管不力,院校運作趨向市場化,令課程認受性大打折扣。教協會要求,政府應給予自資院校按額撥款,並加強對自資課程及院校的監管,為中學畢業生開拓具質素及獲認受的升學渠道,而非濫竽充數、繼續製造泡沫。

《施政報告》評論中小學及幼稚園的部分,請瀏覽網頁:http://www.hkpt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