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謂承擔?何謂問責?

出版部主任梁德賢

 最近教育局終於承認低估了雙非兒童來港升學的數目,令今年北區學額不足,呼籲北區家長面對現實,為子女安排跨區升學。

事件再次突顯政府對教育沒有長遠規劃,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其實早在十年前,雙非兒童已經出現,數量逐年大幅增加,政府對此現象卻一直無動於衷,未有應對,當年甚至還大幅殺校,其中北區小學數目減少近半。

現在雙非兒童湧至,卻又陣腳大亂,開新學校也來不及,遂要求北區小學加班加人及借位,改裝課堂和校舍,學校一時間要為校舍改建大費周章,此舉亦會削減學 校現有的資源及設施;再者,學校加班和每班加人,亦必使校舍的擠迫情況,更加嚴峻,每班加人,更令原本的小班教學再還原為大班,重走回頭路。種種急就章之 措施,皆影響現有學生的學習質素。

政府長期規劃失當的惡果,卻由學校和孩子去承受。本期《教協報》大專、中小學及幼教版均報道施政報告內有關教育的部分。在這幾個範疇,具體的政策內容乏善足陳;梁振英參選時的承諾也去如黃鶴。敢問政府所謂承擔和問責,又在哪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