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助及監管自資課程 教育局責無旁貸
教協會就自資專上教育的發展及監管意見書

政府為提升高等教育的普及率,近十年鼓勵各大院校開辦自資專上學位。據資料顯示,自資專上教育的全日制課程數目,由十年前84個增加至今個學年的532個,就讀的學生人數去年更超過7萬人。由於政府在前沒有作周全考慮,事後又未作嚴格監管,不少課程認受性備受質疑,當中尤以自資副學位問題最為人垢病。教協會一直密切關注事件,並敦促政府加強監管,但政府仍充耳不聞,最終今個學年多間大專院校副學位課程被指超額收生,學生淪為犧牲品。維護教育公平性,確保教育質素,政府可謂責無旁貸。因此,為提升自資專上教育的質素及加強監管,教協會有以下建議:

加強對自資專上院校及課程的監管

現時由八大院校開辦的自負盈虧副學位課程,由聯校素質檢討委員會(JQRC)負責監察,但由於其運作機制近乎「自己人管自己人」,監管形同虛設。至於八大以外院校所提供的副學位課程,則由香港學術及職業資歷評審局(HKCAAVQ)負責監察及評審,但只流於「紙上評審」,課程獲批後,日常監管亦不足。正是由於上述兩個監管機構監管不力,又或欠缺監管權力,令到有部份學院自把自為,亦因此今年才會出現嶺大社區學院(LUCC)及持續進修學院(LIFE)新開辦的高等文憑(Advanced Diploma)的奇怪現象。因此本會認為,成立獨立監察機構,同時制訂或修訂相關條例,可確保院校的行政及推出的課程質素受到一定保證。

銜接學額不足

入讀副學位的學生,不少都期望可以入讀學士學位,然而,現時資助銜接學額嚴重不足,縱使日後將加至每年4000個,仍只佔副學位畢業生約12%,而自資經評審的本地銜接學位課程學額亦不足,今年只有大約6000個,更有部份課程存在不穩定因素,令學生在揀選副學位課程時,未能確定升學前景。至於非本地自資銜接學位雖然提供很多學額,但部份未獲評審,不單認受性成疑,質素亦良莠不齊,學生在缺乏資訊下難以取捨。

本會認為,有關當局應增加將資助銜接學額至佔副學位畢業生三成,讓有能力的畢業生可升讀。至於自資本地銜接學位方面,各院校在制訂課程時,應提高課程透明度及就課程作長遠至少三至五年的規劃,確保其穩定性及延續性。另外,有關海外銜接學位課程及院校自行開辦未經審批的課程,政府亦要加強監管及宣傳,以防學生誤報。

辦學資源不足,政府應提供按額資助

雖說自資的副學位課程是屬於專上教育,但個別院校設施極度簡陋或不足,未能滿足學生需要。例如有院校的課室位於商廈內,部份院校的藏書量亦過少,學生無奈地需前往公共圖書館借書。誠然,政府會向院校貸款興建校舍,但往往需於10至20年內清還債項,變相造成「學費供樓」,令可用於課程及學生發展等的資源相對短缺。

故此,政府有必要承擔院校部份的開拔費用,主要用於購買書籍、電腦等設備,確保院校設施達到一定的標準。另外,政府亦應給予院校按每名學生人數,每年提供30,000元的按額資助,主要用作資助學生發展服務及課程開支。

學費高昂學生負擔沉重

事實上,自資課程學費高昂一向為人垢病,學生往往未畢業,已是一身債務。雖然由於現時全球利率相對偏低,但免入息審查貸款需同時計算在學利息,這對於一些基層家庭來說,負擔並不輕。再者,自資課程的學費高昂,即使利率偏低,要償還本金亦非易事。

本會認為,學生資助辦事處應盡快檢視現行入息審查貸款的資產及入息上限,以貼近現實的經濟環境,與此同時,亦應取消計算入息審查貸款的在學利息,這都可以略為減輕學生畢業後的負擔。另外,由於現時入讀自資副學位的需求很大,若單靠市場調節學費,在供不應求的情況下,學費加幅必然很大,政府有必要加強監管。
至於由政府資助的職業訓練局(包括香港專業教育學院),現時亦有提供自資副學位課程,但翻查其帳目,該局2010及2011年合共有5億元盈餘,截止2011年,單是流動資產淨值便已高達20億元,明顯有很大的減學費空間。

課程認受性不足 影響就業

最後,政府應增加職位空缺招聘副學位畢業生,同時修訂一些公營職系只涵蓋高級文憑的條款適用至副學士,例如:津貼學校教師有高級文憑及文憑的入職及計薪條款,副學士的部分卻沒有入職點及計薪方法。政府亦應在工商界加強宣傳,提高副學位的認受性。

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
2013年1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