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建源:要有公平有效政策 疏導中產的不滿和怨氣

立法會最近就如何幫助中產進行議案辯論。教育界大部分都屬中產,但是很多人都充滿怨氣和憤懣,因為無論在工作、教育、住屋、稅制和醫療等問題上,都承受極大的壓力。因此,我發言希望政府能正視中產者的困難和苦況。

香港的典型中產,並不靠父蔭,而是在七、八十年代依靠自身的勤奮努力,從基層拾級而上,然後改變出身貧困的命運。但是,現在的中產,成為了夾心階層,他們交稅多、福利少,薪金生活水平和社經地位遠遠及不上富有階層,同時也得不到弱勢基層的社會福利和保障。部分中產向下流,生活水平甚至比不起部分基層,成為窮中產。

如果事業略有所成,生活較充裕,向社會報以一定的回饋,我相信大部分中產是樂意的。可是,現在政府的稅務和房地產政策向大財團和地產商傾斜靠攏,中產菁英首當其衝,遭到剝削,蒙受損失,不滿和失望可想而知。首先,在稅務方面,現時稅制對中產極不公道,累進稅率的計算,讓中產很容易需要繳付最大餘額稅率或標準稅率。另外,個人、子女及供養父母等的免稅額偏低,尤其在子女免稅額,無論第1名至第9名每名子女都只有63,000元,這絕對不是鼓勵生育的政策。為要減輕中產的稅務負擔,我認為要提高這些免稅額,並同意增設「子女專上教育免稅額」,為就讀本地及本地以外全日制專上課程學生的家長,提供合適金額的免稅優惠。

中產成為三無人士

在房屋方面,部分中產更是三無人士。無公屋、無居屋、無錢買私樓。行政長官梁振英先生剛發表的施政報告,唯一一處提及中產的,就只有:「『中產置業』是社會穩定的重要基礎。因此,政府會堅持『協助基層上樓、協助中產置業』的施政理念。」可是,有甚麼具體可行辦法,協助中產置業,報告就付諸闕如,沒有交代。可能有部分市民,對梁振英上場抱有期望,以為他會改善房地產政策。不過,現在市民已經清楚看到,梁振英沒有積極改善。在政制上,要靠由大部分商賈巨富選出來的行政長官,不可能不首先維護他們的利益,但是我們會繼續鍥而不捨,要求政府提供足夠的土地供應,以及增加資助房屋的興建量,為中產及基層紓緩置業及租金壓力。

中產之苦,也在於醫療開支所帶來的經濟困難。年近退休的中產者,醫療開支日增。公營醫院有人滿之患,私營醫療服務收費高昂,萬一不幸患上長期病患或危疾,情況更加可憐。我認為要更好地使用為病人提供經濟援助的100億元撒瑪利亞基金,資助病人購買更多醫療項目,放寬經濟審查,以便讓更多中產者受惠。

另外,我也建議放寬法律援助計劃資產上限限制,讓更多中產者享有法律援助,免因高昂法律服務開支而得不到合理的法律權利。

協助年青及合約教師

最後,是我最關心的教育,中產者對教育普遍感到十分失望。15年免費教育一拖再拖,現在教育局局長吳克儉還說再研究可行性,四、五年內都不會成事;中學縮班殺校,教師人心惶惶;大學升學樽頸嚴重,想著學生和子女升學前路茫茫,教師和家長怎會不擔憂?至於年青及合約教師,往往朝不保夕,對於他們,實在是很大的打擊。當局必須正視,減輕教師和家長對教育政策的憤懣。

主席,「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中產也如是,向來自強不息,自力更生,以個人的堅毅和勇氣來解決生活上的困難,但個人努力與正面回報已越不成合理比例,就是因為政策的嚴重傾斜不公。因此,政府要有更公平有效的政策,疏導中產者的不滿和怨氣,保障中產者安居樂業,繼續積極貢獻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