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盛宗:煙、燈、光、影

(作者為教協副會長)

看過王家衛的〈一代宗師〉,實在覺得「過癮」,不愧是王導演又一拍攝經年的佳作。電影看罷,片中眾多影象,在腦中仍是揮之不去。

打從片頭開始,整部片子幾乎都運用了「輕煙」來作象徵符號。由片頭開幕的黑煙纏繞著主角的名字,去到葉問家中燒蚊香的煙、燒熱水的煙。金樓裡妓女、燈叔抽的香煙、宮羽田師兄在廚房裡做蛇羹的熱煙、灶內燒柴的炊煙。至片尾宮二小姐抽鴉片吐出的白煙、葉問獨坐反手向上拿著香煙的經典構圖全都是輕煙裊裊,鏡影朦朧,縹縹緲緲,光影交錯,似是要襯托出宮二小姐與葉問的一段「如夢」緣分。

臨終之前,宮二小姐向葉問作最後表白,說:「說人生若無憾,是賭氣說話,人生若無憾,就沒趣了。……我心中曾經有你,……喜歡人不犯法。」葉問卻說:「人生如棋,下子無悔。」更說他與宮若梅並無恩怨,有的只是緣分。緣盡緣散,這幕戲充分表達了男人與女人對感情不同的詮釋。想起了劉家昌的一首老歌:「淡淡的輕煙飛上了青天,教我想起想起,想起你的誓言。不變的誓言化做了輕煙,輕輕消失消失,消失我的身邊。多少年我沒改變,多少年愛你依然,祇是你的誓言,祇是你的誓言,化做了輕煙。」

除了煙火,燈光上的對比是導演另一項刻意經營,仍是透著成瀨巳喜男的影子。片中眾角色的臉,在光與影中若隱若現;像金樓裡那些穿旗袍、燙髮的「姐妹」亭亭玉立,嬌嫩欲滴。特別是章子怡,想是得導演的厚待,明亮的燈光影著宮二,她那在光影參半的正面,神態安靜,眼神清澈,很好看。全片的人物都被光影籠罩起來;不同的燈影光火就成為控制氣氛的重要工具,表達出一個夢幻般的「以往好日子」“GOOD OLD DAYS”。正是「葉底藏花一度,夢裡踏雪幾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