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洪:教師的關心和擔心

上周六(19/1),教協為同工舉辦了「處理學校投訴修訂安排」的座談會,邀請了會長馮偉華及三位立法會議員陳家洛、何秀蘭及葉建源介紹計劃並作出評論,隨後,有參與教師就講者評說各抒己見。

基本上,與會人士一致認為,教育局作為公營機構,罔顧本身責任,把份內事:處理學校各持分者投訴的工作,推卸給學校,著學校「委任適當人員處理投訴」,所謂適當,無非是行層級制,校監負責對校長的投訴,校長負責對副校長的投訴等等;總言之,學校自己「搞掂」。眾皆嘆曰:同一個池塘,有角色衝突麼?

教育局明知事關重大,找了戴婉瑩作臨時委員會的主席,又找了80間學校作先導試驗,又向學校發出「處理投訴的策略」,要客觀、保密及效率高等等,並在有需要時「轉介」,又答應給校長及教師各人合共4.5天的處理投訴技巧培訓課程。眾皆嘆曰:學校和教師做得來麼?這是典型的「教局所不欲,推卸給學校」。

有關指引指出,因為〈教育條例〉賦予學法團校董會管理學校的權力和職能,所以如有投訴,就要「投訴人應直接向學校提出,以便有效處理」(指引頁3)。而且,如教育局接獲來自其他機構(例如特首辦、立法會、平機會、區議會或其他政府部門等)的轉介有關學校日常運作及內部事務的投訴,會在徵得投訴人的同意後,轉介相關學校跟進調查及直接回覆投訴人。如投訴人不同意轉介,教育局不會介入調查(指引頁3)。

「如投訴事件涉及特殊情況,例如法團校董會行事失當或學校管理嚴重失誤,教育育局可以介入調查。」

這樣的行政措施,怎教學校和教師安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