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潤儀:三點、五點

上述的凌晨時間,不知大家在做甚麼呢?我相信大部分香港人也好夢正酣。從前的我和大家一樣,但搬至新居後,我家的十三歲老狗桐桐,每晚準時凌晨三時吠叫。每當我步出房門,看過究竟時,她便停止,然後施施然走至飲水器,慢慢地飲水,然後回頭睡;又或她會定眼看著我,當我摸她和與她說話時,她便停止,然後回頭睡。最恐怖的是,兩個小時後,她又再叫吠!我和家人也摸不著頭腦,便請教身邊有養狗的朋友。

朋友說:「你家有污嘈乎?」

我說:「我家那麼多狗,鬼都被嚇走啦!」

朋友又說:「她妒忌其他的狗狗,覺得你不錫她。」

我說:「那,為何要凌晨吠呢?」

大家清楚明白,上述的對話並沒有結論。若狗狗能說話,那多好呢!當然,很多養狗人士就是愛寵物不懂說話呢!

去年,好友誕下女兒,現已一歲。女兒出世後,夫婦總被她半夜的哭聲吵醒;女兒不懂說話,只好把她抱入懷中,讓她安睡,而好友第二天早上便得拖著疲累的身軀上班。沒有兒女的我,對父母們充滿敬意;作為女兒的我,感謝父母對我的愛護和容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