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國權:濟州行

詩、攝影 ◎ 陳國權

他們總是愛說
這裡石多風多女人多
我想那邊石頭真夠黑
風聲確實響得太浪
女人嘛女人嘛
嗅出泡菜醃釀的辛辣
活魚乾癟海苔腥臊
浪淘潮洗剩餘的鹹澀
女人嘛女人嘛
波濤下頃刻屏息閉氣
是灘岸上曝曬翻弄的卑微
身前背後的一生凋敝

燃燒的眼淚灑遍岩縫石隙
所有堆砌及肩的圍牆
堵塞數代轉世幾度輪迴
擋得住海洋濺起的夕陽
抵不了千潯纏結萬仞沉淪
豈是來得稍早還是太遲
輕雪飄落微雨紛飛
仍壓在眼前物象心底景況
就算石頭再硬風聲再大
女人嘛女人嘛
只不過是捨棄不得的
淺淺苦笑頻頻回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