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香港浸會大學校長陳新滋教授函件(二):
關於《香港藍皮書:香港發展報告(2012)》

背景:香港浸會大學當代中國研究所編撰的《香港藍皮書:香港發展報告(2012)》攻擊香港中文大學的通識教育課程受美國資助和影響,被中大公開批評失實抹黑。立法會議員葉建源於去年底首次致函浸大校長陳新滋教授,促請大學採取有效措施捍學術的獨立與自由。其後浸大調查小組裁定,該所所長薛鳳旋教授涉學術不當行為,而薛鳳旋則表示擬尋求推翻裁決。對此,葉建源再次致函浸大校長,支持浸大捍學術自由的決心。


尊敬的陳新滋教授:

本人在去年11月16日致函 閣下,促請 閣下跟進《香港藍皮書:香港發展報告(2012)》(下稱《香港藍皮書》),捍學術自由。 貴校調查小組迅速完成調查,並向外公布調查結果,指《香港藍皮書》作者──當代中國研究所所長薛鳳旋教授涉學術不當行為。 閣下亦根據調查小組建議,即時免除薛教授的當代中國研究所所長職務,並在薛教授的合約屆滿後不再續約。本人特此再次致函 閣下,對 閣下果斷地跟進事件,表示歡迎。

調查小組以學術操守為準則,嚴謹檢視證據,查找真相,作出結論和建議,對意圖以「學術作品」之名,基於歪曲或虛構的論據,攻擊其他學者或學術機構的行為,相信具阻嚇作用,有助挽回外界對 貴校以至本港高等教育界在捍衛學術自由方面的信心。

然而,本人亦希望進一步提出一些關注。

《香港藍皮書》學術水平被質疑的問題
遠超小組的調查範圍

調查小組的職權是回應香港中文大學(下稱中大)的投訴,故調查範圍只限於被中大投訴虛構陳述的一段109字的章節。

然而,《香港藍皮書》的學術水平令人懷疑之處,並不限於此一章節。調查報告也指出,全書沒有任何參考文獻或注明資料來源。此外,繁體中文版封底注明該書由不同行業的「業內權威專家」撰稿,實際上撰稿者僅為薛教授及其下屬,和封底說明不符。

此外,《香港藍皮書》作出多處建議或定論,卻沒有分析、論據或評論來源支持,並非學術作品應有水平。這裡略舉一些例子:

  • 《香港藍皮書》指外籍英語教師政策衝擊本港英語教學,部份外籍教師成為香港永久居民,對社會、政治的影響,需要加倍留意云云,並建議取消英國文化協會輸入中小學英語教師的制度(206頁)。《香港藍皮書》用政治陰謀理論解釋外籍教師政策,有隨意之嫌,而且該書連事實亦未弄清:英國文化協會早已停止參與招募外籍英語教師!
  • 建議「考慮在人民幣可以自由兌換之後,取消港幣與美元掛鉤,改為與人民幣掛鉤」(207頁),但前文並沒提出相關討論。
  • 指「納稅人的付出與公務員的產出,不成正比。不少公務員抱著得過且過、不做不錯的心態……帶來了更多的管治問題」(112頁),但沒提供論據。
  • 指「有評論認為問責制的進一步發展背離《基本法》中的行政主導精神,將香港推向英式政制」(166頁),卻沒有提供評論來源。

凡此種種,不勝枚舉。

不過,由於調查小組審查的並非整本《香港藍皮書》的學術水平或所涉操守問題,以致薛教授不服調查結果,認為「自己只是一句話的審校疏忽」,尋求推翻裁決。

據傳媒報道,當代中國研究所署理所長周佳榮教授將與《香港藍皮書》出版社商討有關訂正錯誤的安排。本人關注訂正錯誤的範圍是否只限於調查內的章節,而其他不合學術水平之處,則不作跟進。若然,則很多沒有論據支持的偏頗描述、評論及建議,將在國內外廣泛流傳,誤導內地官民對本港整體政治、經濟情況,以至個別人士和機構的評價。

學術研究質素與大學聲譽

本人認為 貴校實應正視這次出問題的根源。雖然當代中國研究所自負盈虧,但畢竟仍為 貴校轄下部門,《香港藍皮書》以「香港浸會大學當代中國研究所」之名編印出版,外界即視之為代表 貴校學術研究水平的作品。《香港藍皮書》的學術水平被外界批評,浸大的聲譽即受損;而調查小組裁定中大投訴得直, 閣下更須代表 貴校向中大道歉。凡此種種,可見 貴校實應正視這個問題,檢討如何加強對校內自負盈虧單位的監管,確保以 貴校名義出版的作品達到應有的學術水平和操守。

謹此致函,提出本人的數點關注和建議,敬希考慮。祝
工作順利!

立法會議員 葉建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