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建源:停止教育盲目產業化

在2012年12月19日的立法會會議上,葉劉淑儀議員提出「重振本地教育質素,停止教育盲目產業化」議案進行辯論,葉建源提出修訂案並獲通過。以下為葉建源就議案致詞的內容。


我們不應單純以產業來描述及理解教育。教育局是教育部門,並非經濟生產部門,教育有更重要的使命,這一點非常重要。我們現時把「產業化」看得過份重大,便有可能令產業化的目標蓋過教育本身的目標,這是非常危險的。

首先我必須提出對教育產業化的三項基本原則。第一項原則是:教育是本,產業化是末。追求短期的經濟利潤,可以是一部分教育環節所追求的目的,但整個教育政策和制度的主要目的,應該是追求更廣闊的社會回報及個人發展。我們不能為了某些學校舉辦者的短期經濟利潤,而損害或犧牲教育質素。

第二項基本原則是:在基本教育(即中小學)階段,應以免費的公共教育為主,不應隨便產業化,這是國際間的普遍做法。基本教育為何應免費呢?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正如十九世紀美國公共教育之父賀理斯‧曼(Horace Mann)所言:「公共教育是促進社會公平的一個重要手段(public education is a great equalizer)」。

過去香港在這方面是非常成功的,由1960年代、1970年代至1990年代,一般市民均受惠於公共教育,促進了各階層人才的流動。但是,過去10年出現相當顯著的變化,教育造成的階層分化越來越明顯。背後的意識形態,其實也與教育產業化有關。對即將要討論的幼稚園資助問題,我希望重申這項重要的原則。隨著幼稚園成為基本教育的一部分,我們亦希望有公平及免費的資助教育。

第三項基本原則是關於高等教育,在為本地服務與國際化之間,我們需要取得平衡。

目前香港高等教育存在幾個重大問題。第一個問題是:學士學位階段出現了相當大的「瓶頸」,本地學生入讀大學的機會不足,只佔適齡青年人口約20%,遠遠低於鄰近的經濟發達地區。其結果是整體人口中的大學生比率遠遠落後於人,社會文化難以提升,也連帶拖累經濟發展。但政府至今仍沒有切實的改善計劃,令人失望。

與此同時,由2005年至2010年,獲資助的大學本科生由15,000人輕微增加至約16,000人,但這增加了的約1,000人並非本地學生。我們不介意增加非本地生入讀本地大學的數目,因為有國際化功能,但只加強國際化而忽略本地年青人入讀大學的機會,是絕不合理的。

事實上,增加非本地生並不能幫助本港高等教育賺取收入。收取非本地生學費的收入,不足以抵銷單位成本。現時的單位成本約為每人20萬元,但我們所收取的學費只是8萬至10萬元。既無實利,我們更應該在加強本地大學教育與國際化之間尋求平衡。

第二個問題是研究生的學額問題。全日制研究院課程分為兩類,一類是修課式課程,另一類是研究課程。研究課程在取錄學生時主要以學業成績及研究能力為準則。目前,大部分研究課程的學生來自內地,還有小量來自其他地方,本地生所佔的比例相當低,只有約三成。這情況近年還出現持續惡化的趨勢,本地生入讀研究課程的比例,2009年只有35%,已經很低;2010年下降至32%,到2011年更進一步下降至27%,短短兩年間幅度下降了23%!這個趨勢是否很值得香港政府及大學重視?這裡使用的全都是香港納稅人的公帑,為何本地年青人受惠如此地少?是否他們不願意入讀?是否他們的水準不足?還是我們取錄學生的準則不合理,還是發生了甚麼問題?無論如何,我們應該重視這個問題。

我們不能單純羨慕加拿大或澳洲等地的教育制度在國際化及所謂產業化方面的出色表現。在加拿大及澳洲,學位非常充裕,當地的年青人不會投訴沒有得到照顧。反觀香港,我們其實沒有剩餘資源進行產業化。高等院校強調國際化,是重要的,我們不希望香港的高等教育變成封閉的制度,但在開放的同時,亦要考慮本身的實際情況,看看如何促進本地年青人受到良好的高等教育及研究生教育,以至如何培養更多出色的本地年青學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