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建源:梁振英誠信盡失 應該立即下台

對於行政長官梁振英先生大屋的僭建事件,引發市民質疑他的誠信及他應否繼續擔任行政長官,立法會在過去的一個多月,反覆透過各種渠道要求他坦誠交代。可是,梁先生在立法會的答問會,一再施展「語言偽術」,沒有開誠布公回應議員的質詢。及後,有議員提出對行政長官投不信任票的議案,以及根據《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所賦予的權力,調查梁振英大屋的違例建築工程的決議案,都在保皇黨和建制派的護航下遭到否決。

我在對行政長官投不信任票的議案辯論中指出,我們身為教師,會面對很多頑劣的學生;我每次也提醒自己,對學生不能存有偏見,要盡量給機會讓學生解釋,瞭解他們的問題根源所在。所以,在答問會上,我非常認真地聆聽梁先生的發言,然後提出一項很簡短而直接的質詢,就是詢問梁先生有否在此事上感到慚愧。可是,梁先生只重申自己有疏忽,已向公眾道歉,並且表示經一事,長一智,會好好總結經驗教訓云云,其實他只是不斷重覆當天的套話,他並沒有正面回答有否感到慚愧的問題。

沒有包含悔意和不肯認錯的道歉

對於我這項毫無殺傷力的質詢,梁先生也選擇迴避,我認為這是一件非常嚴重的事。對我來說,他沒有直接回答有否感到慚愧,意味著他視他的疏忽只是無心之失,為無心疏忽而道歉,便好像走在街上無心踏到前面路人的腳般,然後說句對不起,就是那麼簡單和沒有所謂。因此,單純說是疏忽而道歉並不足夠。我提出這項質詢,就是希望確定在他的道歉中有否感到歉意,只有真正的悔意,才有真正的改過;可惜他選擇了迴避,即是不肯說自己有錯。一個沒有包含悔意和不肯認錯的道歉,不是真誠的道歉。

教學時如果遇到學生爭執,我會請犯錯的同學向另外的同學道歉。但道歉不能只在形式上,更重要的是實質和誠意。對於學生,我可以繼續給予輔導,但對於梁振英先生,他已身為特首,不再是輔導的問題,他必須承擔他的責任。所以,在這個問題上,我認為不單是誠信問題,更是道歉的誠意問題。

現時香港的管治隊伍,分別由問責的主要官員和公務員隊伍承擔,如果問責官員犯錯、出現嚴重失誤或因為嚴重的個人操守問題而不再符合《基本法》的有關規定,便需要下台。至於公務員隊伍在品格和操守的總則上,也訂明不得有任何令人懷疑公務員隊伍是否公正,或是令政府聲譽受損的活動或行為。

不能令特區政府蒙羞

很明顯,對於政府而言,聲譽是否受損,整體政府的誠信是否得到大家的信任,是非常重要的;而對於官員和公務員,其實也有一致的規管,便是不能令特區政府蒙羞。但是,現在作為特區政府之首的梁振英先生,因為他的僭建行為及一連串的謊言和「語言偽術」,已經嚴重打擊公務員的士氣和市民的信心。梁先生的行為已經令市民、公務員隊伍,以至他的問責團隊,因為有這樣的行政長官而感到羞愧。

出現這種荒謬的情況,最大的關鍵在是我們的行政長官、立法會選舉和議會制度並不民主。行政長官是小圈子選舉產生的,只要得到北京的支持,便無須理會市民的吶喊和怨憤。

另外,泛民27位議員會於1月9日在立法會提出聯合動議,彈劾梁振英,指控他有嚴重違法及/或瀆職行為,包括作出虛假陳述及回應,以瀆職行為,罔顧《基本法》賦予行政長官須對立法會負責的憲制責任;以及作出嚴重違法的公職人員行為失當行為,指令、促使、授權或容許候任行政長官辦公室在回應公眾查詢時作出虛假及/或誤導陳述等。雖然議案通過的機會不大,但已經顯示重要訊息,泛民議員及其代表的市民,對梁振英的施政及其誠信極度不滿,所以,只有改革政治和選舉制度,加速民主化,我們才有希望讓將來的行政長官有誠信及重視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