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金嘉倩:教學語言系列之七
英文生字的教學法(Vocabulary Building)之一

前 DOLACEE & ILLIPS 計劃總監 李金嘉倩

在用英語學與教時,師生的一大困擾是生字。在與老師傾談時,常聽到的說話是:「佢連英文字都唔識多一隻,又點用英文學習呢?」這可能是老師在困擾之餘的稍為誇張之談,但也由此可見,如何學與教生字確是在以英語學習時的重要課題。

在我觀課或為老師提供支援時,看到多數學校都努力的去解決生字問題,但方法是否有用卻成疑問。他們多數採用下列各法:

一、為學生提供一系列中英對照的生字表,上課前如需要知道某個字詞的意思,就去查一查。如果在課後仍不記得其意思的話,又可再翻查一次。這樣做的好處可能是比翻查字典節省一些時間,但是學生是否可以長期記憶其意思呢?又是否可以把它運用自如呢?

二、每次上課時要學生默寫數個生字。這對他們的拼字可能有所幫助,但是對他們的讀音卻幫助不大。我在課室中常常看到的一個現象,當老師問一個問題時,學生知道應該用某個字回答,卻不能讀出那個字,於是老師就會請他把那個字拼出來,之後學生可以坐下,因為事情已解決,大家都可鬆口氣!可是他何時才能學會讀那個字呢?又何時可以把那個字運用自如呢?

三、在測驗中要求學生做中英配對。這個方法只是令學生經常在腦中做翻譯工夫,而很多語文研究都指出翻譯並非學習第二語言的有效方法。在此且為大家說個例子。有次我指著 duck 請一個小三學生把字讀出來,他讀的是「鴨」,並不是 duck!由此可見,這學生眼中所見是 duck ,腦中所讀卻是「鴨」!當然這樣的情況,可能源自不同的原因,但是 code switching 終非一個好的方法。而我想看到的情況則是當他看到 duck 這字,腦中即出現一隻鴨子,口中讀的是 duck。為此我曾請教一位語文專家,亦即是我以前所做語文支援計劃的顧問,據他所說,翻譯最多只讓學生對生字有一個 passive understanding。他又提到我們腦中的學習網絡,如果我們用翻譯的方法 ,那麼中文仍是我們的強勢網絡,而英文則是我們的弱勢網絡。如果我們要學生真正可以用英文學習,必須先設法不讓他們停留在他們的 comfort zone裡面,換句話說,是盡量不讓他們用中文來解決認知的問題。在用英語學習的環境中,盡量用英文去看、讀、聽、寫,這樣才會加強腦中的英文網絡,令用英文學習時更為有效。

除了以上所說的方法,上課時老師當然會解釋生字,有些用了各種不同的方法,例如引用圖片、實物或動作等等,並不單靠語言,那就很好。有的用較簡單的英文去解釋,那也不錯。可惜的是有些雖用英文去解釋,用的文字卻仍是太艱深,或甚至解釋錯了,或是用中文翻譯了事。所以如要把生字處理好,總得好好策劃,事先備課充足,才不至於臨時周章。

至於用甚麼教學法較為有效呢?下一篇,我會和大家分享一些比較有用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