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先生方景樂 – 通識老師參選全國人大

連我自己沒想過,天天在課室幹活的老師,竟會參選港區全國人大。而這個故事是始自1989年。

那月那日,一個就讀中二的小伙子,見證了人性的光輝:廣場上學生無私地為國家付出而絕食,也目睹了政權的醜陋,政府竟用坦克槍械鎮壓手無寸鐵的學生。那天,香港社會的哀傷、老師們的淚水,給我以至整代年青人洗了禮,十年後我當上了教師,及後任教通識科,基於職責所在,與學生一起認識中國,關心國事。

自任教通識科以來,老師必須要求學生先以論點,輔以論據,解釋對某議題的看法,甚至需要培養價值觀,建立自己的立場。於是,在這過程中,老師不可能沒有自己立場。相信眾多老師和我一樣,面對中國必然形成了一套見解,以我為例,教授改革開放政策,對於三十年來經濟奇蹟,深感驚嘆,大幅改善人民的生活;可是政治改革和司法建設長期滯後。每次跟學生討論時事如「毒奶粉」、「地溝油」、「李旺陽」、「劉曉波劉霞」等,心裡難過得很。

我加入教協會成為理事,之後代表教協會出選特首選委,而選委也是全國港區人大選舉會議的成員。基於好奇心,我出席了第一次選舉會議,當進到會場,就像進了大觀園,裡面坐著的不是顯赫巨富,就是權勢之輩。記得在會議上要通過主席團的名單,投票方式竟然是公開舉手投票;而且這場選舉,只有千六人的選舉會議成員才有投票權及提名權,不單如此,還有強制全票制的投票方式,選舉不單排拒港人參與,更明顯地在排擠廣受支持的泛民意見,最終當選的統統都是中央屬意的人物。

以上種種,都引證我對中國的看法,也許是港人對某些自由行旅客的看法:身家豐厚,但欠缺文化。按GDP,國家已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系,但軟實力(例如:政治改革、司法獨立、肅貪倡廉)的發展嚴重滯後。甚至,更有不少人面對如此不公義體制,成為犬儒,不再說當權者有責任改善,反說有意見者過份激進。

雖然參與被建制派壟斷的選舉,感覺有如千山獨行,但不覺艱難,在場場選舉論壇上,我努力地解釋我的政綱,就是平反六四、落實司法獨立及推動港區人大直選,而且也逐一派發聯署信,向中國政府爭取立即釋放劉曉波,停止軟禁劉霞。雖然,最終我只得全場最低票172票,又未有港區人大肯簽聯署信,但我仍覺我做了應該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