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志宇:檢討融合教育政策刻不容緩

融合教育政策自1997年起推行,讓失明、失聰、輕至中度智障、有過度活躍症及自閉症等有「特殊教育需要」(英文簡稱SEN)學生,除可入讀特殊學校外,也可選擇主流學校。

但日前平等機會委員會委託香港教育學院進行有關「融合教育制度下殘疾學生的平等學習機會研究」結果公佈,受訪當中的875名學生,有26%稱受欺凌,31%稱被取笑,比率較有同樣遭遇的普通學生多三成,主要是言語欺凌,也有肢體欺凌。這些學生除了在校內被同學、老師排擠外,更被普通學生的家長欺凌,如要求將其調到課室角落座位,以免影響課堂;平機會政策及研究專責小組召集人謝永齡表示驚訝,「幾得人驚,好似人學車時,隔籬個師傅都唔係幾識車」。他指出教師欠缺認知,難以達成SEN學生需要。

筆者是前線的聽障學校老師,但對報告提及的欺凌事件不感到驚訝,反而感到有點悲痛,原因是現實中所接觸的個案有個別事件更會使人痛心、流淚。這十五年間所接觸的 SEN 聽障學生當中,有幸的,也有不幸的事件,就讓我和大家簡略的分享部分事件。

小暉,12歲男,小學期間在主流學校讀書,由於老師不能和他溝通,不明白他的需要,經常給老師責罰,和同學關係也欠佳,經常在學校打架,升讀中一時原想派他往主流中學升學,後經母親強烈反對,最後更以自殺威脅教育局,最後才安排入讀聽障學校;入讀後,成績明顯有進步,和同學關係融洽,現為學校的領袖生,幫助及照顧低年班同學。

小威,15歲男,在主流中學讀至中三,因聽障的關係,聽不明白老師授課,成績未能跟上同齡同學,最後因成績太差而被要求退學。

小俊,14歲男,在主流中學就讀,已做了人工耳蝸手術,由於和同學在學校打架,被人撞擊頭部而影響了腦部的植入儀器,最後入了醫院留醫,情況嚴重。

小熹,16歲男,在主流中學就讀,因聽不明白老師授課內容,成績十分差劣,連廿六個英文字母也不懂,最後被老師編排在課室的角落,呆呆的在課室坐了11年,直至畢業。

小儀,15歲女,小學至中三在聽障學校讀書,因成績算中上,後經父母要求轉入主流學校重讀中三繼續升學,學習環境轉變,再加上受老師和同學的排擠,一年半後終因學業問題而自殺身亡。

以上幾個都是聽障學生的例子,我相信這些事件,絕不是冰山一角的事;教育局不要只打著融合教育口號的旗幟,而是為節省教育開支以至將這類學生於不顧為實,因為SEN 學生能力上如力有不逮在主流學校就讀,他們欲想回歸特殊學校也是十分十分困難,他們需要經過重重「關卡」,也須符合教育局訂下的種種入學條件和要求,千辛萬苦才有機會回歸;最後,希望所有 SEN 學生能在合適、愉快的環境下學習,大家不分彼此交往和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