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玉貞:一點省思

起初在茶藝班習茶時,知道除鑽研沖泡外,對茶之好壞更要有所認識。當時心願是各類名茶都能一一嚐遍,能分辨出茶的好壞,所以每逢喝茶時都會對該泡茶說出自己的感受,不同的茶自然有高、下之分,就算自己泡同一個茶,隨著沖泡環境、器皿、水質;加上當時的心理質素等等,都有不同的差異。在別人眼中,覺得這方面是很挑剔,認為我是不好的茶都不喝,其實不是的。

因自己對茶的痴愛,每每品上好茶,都滿心喜悅,曾品過認為好的茶都是一些有年份的普洱茶及製作嚴謹的青茶、白茶、紅茶、花茶等,這些茶都不容易在香港市場上找到,就算遇上,價亦不菲。當然,偶爾會買些好茶慰勞自己,這與買名貴東西、吃一頓美食的心理是相同的。

至於朋輩中認為我一定不喝不好的茶,是誤會了。在茶樓飲茶也喝茶樓供應的茶,心情以吃點心為主,又不是品評,也是無所要求。平常品評的話,未喝之前,也不知好壞,雖然可從乾茶略知一二,準確的也要開湯試飲的,這樣才能真正認識。尤其是普洱生茶,看年份、儲存,更會隔一段時間拿出沖泡,觀察其中的轉化,生茶初期並不是很好喝的,慢慢轉化是很耐人尋味,箇中情趣旁人是難以了解,這正是品普洱茶的最高境界。

有時朋友送贈或拿出他們的茶品飲,必然問這茶如何?說出這茶有不足之處,久而久之給人的印象就是非好茶不喝。知道朋友的觀感後,自我反省,調節一下。每個茶縱有不足之處,亦必有可取地方。持的是平常心,稍遜的茶有些是因品種、採摘時間決定了,再是製作工藝各種因素,茶有高低之別,如挑最好的,餘下的又如何呢?好比鮑參翅肚是珍品,也不會每頓飯也大魚大肉。正如老師們只教「好學生」,誰來「教好」學生呢?

email: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