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協向法律改革委員會「導致或任由兒童或易受傷害成年人死亡個案小組 」 委員會遞交意見書

2019年10月4日

1 香港時有虐待兒童和易受傷害成年人的個案發生,令人感到極為痛心。根據社會福利署(下稱社署)向立法會提供的資料顯示 (1),過去5年新呈報的虐兒個案數目有增無減,由2014年的856宗上升至2018年的1064宗;而社署接獲有關虐老的個案數字於2018年則為496宗。長久以來,政府資源投放不足,更沒有整全的政策和規劃,令問題根源無法解決。

2 教協敦促政府須盡快就保護弱勢社群反思及制訂措施防止他們受到傷害。

3 教協原則上贊同法律改革委員會(下稱法改會)是次提出「在因非法作為或忽略導致兒童或易受傷害人士死亡或受嚴重傷害的個案中沒有保護該兒童或易受傷害人士」訂立一項新罪行(下稱「沒有保護罪」)。然而,對於立法建議細節,教協有以下意見﹕

就建議3﹕

  • 應修訂《侵害人身罪條例》(第212章)第27條加入「易受傷害人士」;
  • 既然訂立「沒有保護罪」,須說明提高《侵害人身罪條例》第27條最高刑罰的理據,否則應保留原有刑罰。

就建議4﹕

  • 在新訂的沒有保護罪之下,受保護的「兒童」的定義應訂為18歲以下的人。

就建議7﹕

  • 《侵害人身罪條例》第27條訂明可被檢控的人士最低年齡為16歲以上,法改會卻建議不在新訂罪行中訂明被告人的最低年齡(即10歲)。可是,法改會建議加入的第25A(1)(c)條,對照顧者有相當高的要求,包括應已察覺該非法作為或忽略有導致受害人受嚴重傷害的風險和採取按理可期望的步驟,這要求就算成年人也未必可達到,何況兒童是否有足夠能力去作判斷?故此,教協認為應將被告人的最低年齡訂立為18歲 (2) ;

就建議9﹕

  • 應與南澳大利亞《1935年刑事法綜合法令》(於2005年修訂)第14(1)(c)條一致,採用「明顯風險」而非以「風險」取代

4 除立法外,政府在大方向上更應從社會和家庭問題入手,推動健康的社會環境,制訂全面政策和訂定整體配套,及大幅增加資源,才能從根源上保護弱勢社群。建議包括﹕

  • 改革《保護兒童及少年條例》(第213章),讓照顧者(包括教師和社工)有權將需要受照顧或保護的兒童或少年帶往少年法庭作跟進;
  • 兒童事務委員會應是獨立和法定機構,專責處理兒童事務、制訂兒童政策,如申訴專員公署一樣,具主動調查和處理申訴的權力,亦應有權協助兒童將他們的個案帶上法庭,保障兒童權利不受侵犯及有權收集他們的意見,確保兒童可在政策諮詢、制訂和執行的過程中有足夠機會參與;
  • 立法強制舉報虐兒、立法保護告密者(whistleblower),建立通報機制,由兒童事務委員會跟進,包括後續的調查、輔導和支援;
  • 建立保護易受傷害人士的公營專屬機制,例如美國的Adult Protective Service (3),當發生事故時,由獨立部門專責調查和跟進;
  • 政府亦可推動對保護兒童及弱勢社群權利的學術研究,包括相關法例在海外立法後的成效;
  • 強化對相關持分者和專業人士,尤其教師和社工,對保護兒童與弱勢社群的教育和培訓。

5 由於本諮詢結束日期在8月,可惜修例建議未能引起公眾關注,加上不少學校正值暑假期間而教師離港,有機會未能遞交意見。對於如此重要的法律改革,政府和法改會應主動積極推動諮詢的工作,如舉行諮詢會,讓更多的人士,特別是相關持分者如兒童和易受傷害人士可表達意見。


(1) 2019年4月12日立法會財務委員會審核 2019-2020財政年度開支預算

(2)參考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新西蘭《2011年刑事罪行修訂法令(第3號)》、塔斯曼尼亞《Children, Young Persons and Their Families Act 1997》、西澳大利亞《Children and Community Services Act 2004》對「兒童」的界定為「18歲以下的人」。

(3) Adult Protective Serv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