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的幻想

陳德錦

   在商場的巴士總站等車,一輛又一輛快要開出的雙層巴士,貼滿補習學校的廣告:中文天王、化學天后、星級陣容 …… 假如你仍在主流中學任教職,不知你會見怪不怪,還是頗感困惑?

是否,你已練就一個平常心,對任何事物都賦予合理的解釋?這麼鼎盛的補習文化,說明香港學生不甘後人,在公開試力爭上游,是「成績決定一切」的必然衍生現象。

假如你對教師這專業還有一番抱負,這早已有之、於今為烈的補習文化,是否仍會刺痛你的神經?因為即使你承認「成績決定一切」這趨勢難以扭轉,你在課堂上的教學努力,何以竟然失效,仍感到憤憤不平。

有一段日子,我兼授學士及副學士課程;以「資歷架構」說,一群同學慶幸能朝著「第五級」學歷進發,另一群同學卻不甘在「第四級」掙扎,還要繳付高昂學費,面對不夠理想的學習資源。有一天我在副學士課上問學生(也是自問):

「因為成績稍遜,只能讀副學士,你當然心裡不高興。但假如香港有幾十所大學,你又很容易考上,但進了一所質素不好、對學生要求不高的四五流大學,幾年 後畢業了,名義上你是『學士』,但在升學和就業上都不如今天的副學士,你還留戀做個這樣的『學士』,還是寧願因應自己的能力,擁有一個實至名歸的副學 位?」

這樣問,當然要有一些前提和假設。首先,是雇主能按才能招聘畢業生,而不是把高薪配給庸資者;其次,是院校制訂的課程能正確量度學生的表現;第三,學生應奮進圖強,要有坐「四」望「五」的鬥志和實力。

創造班中的「忌廉」(優等中之少數),從來都不是我的教學目標。當成績中等的同學要求我寫推薦信,幫助他們考取大學時,我坦言這些信件寫了沒大用,因 為大學是「成績決定一切」。有時我會幻想忽然有一個甚麼天王、天后跑出來,代替我講課,幫學生一把,讓他們在學成績在短短幾天裡就能攀上摘星的級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