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協就「學校課程檢討專責小組諮詢文件」提交意見書

2019年10月15日

  1. 「學校課程檢討專責小組」於2019年6月28日發表了諮詢文件。在諮詢文件發表前,教協曾於2019年6月11日向專責小組提交了初步意見書,其後亦就諮詢文件內容,透過會員諮詢會及問卷調查向前線教師收集意見 (調查數據可參見附件)。現整合資料,就中學通識教育科、中國語文科及小學教育的問題,向專責小組提交補充意見。

通識教育科

維持必修必考,拒絕政治干預

  1. 專責小組在諮詢文件中羅列了各方對通識教育科的迥異意見,最後建議維持現行核心科目的安排不變,教協對此表示認同。近年來,通識教育科不斷受到專業以外的干擾,科目和教師都受到各種無理不實的指控。隨著專責小組的建議,教育同工希望有關爭議可以盡快告一段落,然後回歸專業討論,改善課程。令人遺憾的是,諮詢文件公布之時,香港社會處於前所未有的動盪之中,通識教育科再度被捲入漩渦,來自政治人物及內地官方媒體的攻擊變本加厲。教育局局長在本年七月接受傳媒訪問時提到,「即使專責小組建議維持,政府也不排除重新考慮通識是否必修」,這是令人不安的警號。我們期望專責小組及教育當局,在惡劣的政治氛圍下,都能堅守教育立場,維護專業決策。

IES改選修:教師意見分歧

  1. 諮詢文件有關高中通識科的最主要修訂建議,是容許學生不提交獨立專題探究(IES),在中學文憑試最高只可獲取第4級成績。調查結果顯示前線教師對此意見極為分歧,同意和反對的比例相若,分別為41.7%和41.4%,另有16.9%表示中立。
  2. 根據《通識教育科課程及評估指引》,獨立專題探究是通識教育「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從中可培養學生的自主學習及高階思考等能力,有通識教師擔心若IES變為選修,會損害課程完整性,上述能力的培養,能否透過其他途徑補足,頗成疑問。
  3. 專責小組作出此建議的主要原因,在於釋出空間讓學生作其他學習用途。此建議在教育理念上固然有可商榷之處,在執行上亦會面對不少限制。根據現行課程指引文件,現時IES佔通識教育科三分之一的課時和工作量。專責小組按照這個標準作出假設,不進行IES可以有效釋放空間。然而,大部分前線教師的經驗顯示,IES實際所佔的課時和工作量都遠低於這個標準,換言之實際可以釋放空間的能力將大打折扣。加上通識科成績局限於最高第4級,對於大部分學生而言,誘因不大。
  4. 「照顧學習差異」是教師認同的目標,但透過選擇放棄IES來實現「照顧差異」,並非最理想的方式。當局可探討現行IES是否有改善空間,包括能否進一步精簡IES,以及鼓勵採用多元形式(非文字模式)的報告,以切合不同類型學生的需要。

其他改善通識教學的途徑

  1. 需要強調的是,前線教師普遍認同課程有需要修訂及改善,包括:釐清課程範圍 (80.0%支持)、削減課程內容(64.3%)、訂明科目的核心概念 (84.3%)、更新各單元的探究問題 (72.7%)、釐清公開考試的評核目標 (79.9%),以及清楚定義主題與議題的分別及關係 (78.1%),都是可行的修訂方向。
  2. 除了課程外,教師認為可以透過改善班師比(79.2%)、增加專科專教比例 (64.4%),以及提供更多教材資源 (60.4%),提昇通識教學的效能。調查亦顯示,目前有超過七成通識科老師都須兼教其他科目,情況並不理想。

中國語文科

  1. 諮詢文件提到,高中中國語文科「可以探索公開考試的聆聽和/或說話部分,以及校本評核的實施是否可以修訂或減少以創造空間」。前線教師普遍認為中文科目前的課程及評估內容過多,有刪減空間。但是,對於如何刪減則有不同看法。

要求保留說話卷,反對列為校本評核

  1. 說話卷方面,約三分二受訪教師認為說話卷應予以保留,當中有認為可以維持不變,亦有認為可以改善形式。對於有意見認為「中文作為學生的母語,就沒有考核聆聽及說話的必要」,大部分教師並不認同。我們認為,現代社會對於口語表達能力越來越重視,說話卷能夠訓練學生的口才和即時思維,必須予以保留,才能對應時代的需要。
  2. 至於說話卷的考評方式,我們認為可作更深入的探討。相較於以往高考,文憑試學生的差異較大,有教師認為現時小組討論的考核形式,學生的發揮容易受到外圍因素影響,未必可以反映學生能力。有意見認為可以引入「個人短講」考核,學生的應有能力方能展現,同時亦以小組討論考核學生應對能力,這是可以考慮的方向。
  3. 另外,有傳媒引述消息指當局擬將說話卷納入校本評核,引起業界強烈反響,調查顯示近七成受訪教師表示反對。此舉把考核說話能力的成本轉嫁予學校,大大增加前線教師的壓力,在目前課時不足的情況下,有如百上加斤。專責小組強調要釋放學習空間,本應減少校本評核,因而絕不適宜把說話卷改作校本評核。

刪聆聽綜合卷,化繁為簡

  1. 聆聽綜合卷方面,教師意見較為分歧,調查顯示有36.3%受訪教師建議取消全卷,也分別有11.4%和15.4%受訪者建議取消聆聽部分或綜合部分。換言之,聆聽部分和綜合部分都各有超過四成受訪者表示應該取消。
  2. 基於目前的課程內容繁重,有必要在眾多有價值的卷別和內容之中化繁為簡。有意見認為,說話卷本身已包含聆聽成分,在小組討論的應對中,亦能反映學生的聆聽能力;而綜合卷所訓練的資料整合能力,在其他卷別或科目中也有涵蓋。相反,說話卷的價值則難以取代。因此,如必須在聆聽綜合及說話卷之間取捨,我們會建議保留說話卷而取消聆聽綜合卷。

刪減校本評核有共識

  1. 校本評核方面,調查顯示有67.3%受訪教師同意「取消校本評核」,也有72.7%同意減至一個選修單元。我們認為,刪減校本評核已是業界共識,即使未能馬上全面取消校本評核,亦應考慮循序漸進減少校本評核的內容。

檢視閱讀卷深淺度,避免加壓

  1. 在刪減校本評核和聆聽綜合卷後,閱讀卷和寫作卷所佔比重勢必增加,或無助減輕學生壓力。當中尤以閱讀卷為甚。過往數年的文憑試考生表現仍然未如理想,艱澀的題目持續造成學生壓力。76.9%受訪者表示閱讀卷的程度略深或太深。因此,當局應特別留意刪減課程的後續影響,檢視閱讀卷的深淺度,避免加壓的反效果。

設非華語學生課程

  1. 小組提出非華語學生在中文科的課程和評估上應有區分,可不需修讀及考核中國文學及經典作品,本會認同建議,但認為要更有效而全面協助非華語學生學習中文,是為他們設「中文作為第二語言」的獨立課程(包括課程目標、教材、教學法及評估等),協助他們提升中文水平。

小學教育

精簡小學課程內容

  1. 專責小組在文件中指出,學生的均衡發展是當局一直希望落實的目標。然而事實上,無論是中小學,均出現科目學習佔整體課時過多的情況,再加上大量家課、測考、操練等,學生連基本休息遊戲的時間都被剝削,影響身心發展。根據教協早前進行的調查,有八成受訪小學教師認為現時的小學課程過於繁多艱深、八成同意適量刪減主科的課程內容、七成同意減低主科課程難度。可見現時的小學課程早已超出學生可以應付的程度,難度愈趨艱深的情況下亦對幼小銜接產生極大影響,有不少幼稚園更需要在學前階段便對幼兒進行抄寫練習,情況並不理想。教協建議當局應全面精簡小學課程,重訂適合和適量的課程和學習目標,以真正釋放學生空間、促進全人發展。

改善全日制落實情況

  1. 小學全日制推行的原意是讓學生在下午時間,在學校進行多元化活動和功課輔導,以達致多元學習的目標。但現實是,學生的學習內容、功課量都隨著課時增加,根本無法達致「為學生提供更理想的學習環境」、「紓緩緊逼的上課時間」的政策原意。教協調查發現,有九成七的受訪小學教師認為全日制為學生帶來不同程度的學習壓力,更有超過一半的受訪者認為壓力程度為「非常大」,可見現時全日制未能有效實踐其原意,甚至本末倒置,為學生帶來更大的學習壓力。教協認為,當局應重新檢視現有指引,為小學課程定出合適的教學課時建議,並鼓勵學校在下午不進行學科教學,改為舉辦導修課、其他多元化學習活動或課外活動,以確切落實全日制的初衷。

STEM教育配套不足

  1. 專責小組建議於小學進一步推動STEM教育,教協認同加強STEM教育的方針,但必須同時解決相應配套嚴重不足的問題。當局除了要為教師提供充足的培訓外,亦要顧及小學並沒有實驗室以進行STEM活動的情況。教協建議當局為小學提供足夠資源改善校內設施,並增加具科學專科背景的教師或實驗室人手以應付需要。在課程方面,由於小學課程已嚴重膨脹,有不少教師憂慮增加STEM教學將進一步加重學生的負擔。教協認為,當局在推動STEM教育的同時,必須同步刪減現有課程,確保不會對學生增加額外的課業壓力。

生涯規劃教育的適切性

  1. 對於專責小組建議於高小開始進行生涯規劃教育,業界普遍認為未有逼切需要在小學推行,原因是小學生年紀尚小,仍需時間探索和發展個人興趣和志向,如過早推行生涯規劃教育,一方面除了未必有實質果效外,亦憂慮會限制了他們的發展空間。業界認為,小學階段應著重價值觀及生命教育,特別是現時學生壓力愈發沉重,輕生事件時有發生。因此,當局更應在小學階段做好正向的價值觀教育及加強生命教育,以提升學生的抗逆力和良好的道德價值觀。

附件:

(一)教協通識教育課程檢討調查數據
(二)教協中國語文科課程檢討調查數據
(三)教協小學全日制及課程檢討問卷調查部分數據

>> 閱覽全文及附件 (PDF, 1.3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