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年免費教育的八大重點

本報記者

十五年免費教育關注聯盟(聯盟)於今年2月舉辦《十五年免費教育─優質幼兒教育的落實與前瞻》首次論壇,並安排了《要求政府落實全面資助幼兒教育》聲明的聯署儀式,教協會亦為聯署團體之一。聯盟又於同年11月舉行第二次論壇,因應現時兩份有關本港幼兒教育的建議書,包括由民間組織成立的F15工作小組的「全面資助幼兒教育 落實15年免費教育建議書」及由非牟利幼兒教育機構議會擬備的「全面資助及發展優質非牟利全日制幼兒教育建議書」作為引子,再就聯盟的八大共識加入具體建議,為落實政策奠定重要的論據和實證基礎。本文列舉了十五年免費教育的八大重點,並透過引述建議書的內容加以闡釋,讓同工對幼兒教育的理想願景有更進一步的瞭解。

一 取消學券制,政府承擔全面資助幼兒教育

每一位幼兒都有接受照顧及義務基礎教育的權利,而且不論背景,兒童都應擁有全面與均等的發展機會。所謂教育機會均等,涉及入學機會、教育過程和教育成就的均等。政府必須先對幼兒教育的資源投放均等,包括注入額外資源扶助有特別學習需要的學生,才可促成教育過程均等;即透過縮小學校之間與學生之間的差距,給予學生具質素的學習經驗,期望最終實踐教育成就的均等。

可是,香港政府歷來拒絕把幼兒教育視作公共服務,將之定性為私人責任,鼓吹家長「選擇」,而學券計劃以「資助跟家長走」,且按學生人頭計算,學校需要依賴學費去支持基本運作,故仍以收生和財政為主導,競爭為軸心,將焦點放在家長而非學生身上,難以專注於「兒童為本」的優質教育發展,提供多元的服務類別,反而激化揠苗助長的現象。於2006年,經濟合作發展組織(OECD)總結20個國家幼兒教育和照顧體系的研究經驗,建議政府直接資助營運,因為無論在成效控制、質素保證、發展規劃、專業提昇及處理教育公平等問題上,遠較資助家長為有效。

聯盟支持取消幼兒學券制,改變「錢跟人走」方式,避免將教育視作商品,改用全面資助的方式,以奠定幼兒教育穩定、持續和優質發展的基礎,而為了公帑使用合宜,建議只資助非牟利辦學團體,方式是參照津貼中、小學的撥款機制作全面資助。部分學校則保留私立營運形式,維持家長的多元選擇。一如現時學校資助體制下,均存在的多元模式。

二 正視全日制幼兒教育的需要,並提供資助

學券計劃給予使用半日制及全日制服務的家長劃一的資助額,有需要的家長只能基於財政考慮,放棄使用全日制服務,或是承受沉重的經濟壓力,繼續使用全日制服務。研究顯示,讓子女入讀全日制學校的家長當中,有為數不少是低收入家庭。聯盟認為,「教育」與「照顧」是幼兒教育全人發展的核心部分,不應割裂處理;尤其對於工時長、雙職或幼兒有不同學習需要的家庭,全日制是重要的支援模式,當局須確保全日及半日制幼兒教育服務的健康發展,讓幼兒無論入讀全日制或半日制,均可獲得全面的資助和適切的支援。建議改變劃一以半日制為計算撥款的方法,考慮不同服務模式成本差異而提供全面資助。

三 降低師生比例

聯盟提出,年齡愈幼的班級愈需要較低的師生比例,以維持高質素的教學與照顧水平,並有助教師處理幼兒的學習差異和面對日漸複雜的教學環境。因此,2至4歲班的師生比例應為1:10,4至6歲班為1:15,而比例不包括校長和主任。

四 優化教職員人手編制

健全的專業體系應能為教師提供合適的工作環境、合理的薪酬待遇制度和持續發展階梯。然而,本港幼師長期在不理想的工作環境下進行教學,例如欠缺正常午膳和休息時間、沒有空堂備課、未有合宜的辦公設施、專責班內所有的教學活動和評估,並兼顧繁重校務、家長工作和在職進修,令他們身心耗盡,也難於發展專業能力。因此,應透過全面資助的契機,優化教師的工作環境,包括增設支援教師以支援空堂和長時間開放;增設會計文員,完善校本管理及減輕教師行政工作;增設主任和專業督導人員,確立優質管理系統。

五 確立幼師專業發展階梯及薪酬架構

專業教師欠缺合理薪酬待遇,倍添穩定團隊和挽留人才的困難,不獨浪費培訓資源,更對優質幼兒教育的發展構成嚴重的障礙。政府推行學券計劃,卻取消了保障幼師的建議薪級表,任由市場機制調節,根據2010年教育學院一項調查顯示,一些任教於公共屋學校和學生名額在100或以下的教師表示,在學券計劃推行首3年薪酬減少了或維持不變,令學校之間的教師薪酬差距擴大。而年資越長和持有幼兒教育學士或學位教師文憑,對工作待遇最感不滿。

整體而言,學券計劃除提昇專業資歷外,對建構健全的教師專業體系作用不大,反而惡化社會不公義的情況。因為,在沒有合適的工作環境、合理的薪酬待遇和持續發展階梯的前提下,需要教師支持幼兒教育的優質發展將有很大的困難。聯盟認為,必須訂立明確的教師薪酬架構及資歷認可機制,包括證書及學位教師的薪級表,才能吸引具質素的教師入職及穩定教學團隊。

幼兒教育的專業發展也需要擴闊,不應像學券計劃,只一次過提昇資歷後,專業培訓資助便中斷。而礙於幼兒教育欠缺持續的發展階梯,學校人手編制和培訓資源亦各有差異,教師無論在規劃個人專業發展和投放培訓的時間及金錢,都遇有困難和感到吃力。聯盟建議,教師資歷應邁向學位化,以確立專業地位,並設立多樣化的進修途徑和進修機會,參考中、小學的做法,提供教師持續專業發展津貼的安排,讓幼師可自主地進行持續的專業發展,優化專業質素。

六 推展本土化的教研工作

幼兒教育若要邁向優質發展,政策制訂要適得其所,政府應增撥資源鼓勵本土化研究,設立0至18歲兒童成長發展的中央資料庫,全方位追蹤各階段的狀況,以全面掌握本港兒童的成長和學習情況,為本港的發展締造實質的政策制訂與完善基礎,及透過定時發布研究結果,提昇社會對幼兒教育的認識與重視,促進對本土優質教育的討論和發展。

七 確立專業的質素保證機制

由於全面資助幼兒教育牽涉重大變動和未來發展,故要關注管治與問責之平衡。但相比其他國家,本港幼兒教育已具備三大條件,邁向全面資助模式:第一,辦學機構以非牟利性質為主流,絕大部分提供本地課程,當中不乏富中小學辦學經驗的機構;第二,全數學校均以中心模式營運,方便質素改善和發展。第三,在學券計劃下,學校均需通過教育局質素保證機制,實踐 5年已達一定標準。

聯盟認為,質素保證機制必須避免本末倒置,影響教學專業規劃與實施,甚至師生互動時間與效能,因此必須簡化行政交待工作,提供校本支援。機制的重點不在問責,而是著重學校的自我完善,因此毋須將外評報告上網,增加校方不必要的壓力。此外,應提高校外評審團隊的開放性,加入學界、業界的參與,使評審機制更公平和專業。

八 成立諮議平台及規劃機制,制訂長遠發展策略

教育政策影響個人和社會發展,有常設、公開和透明的機制能讓各階層人士進行討論,是政策制定重要的一環,可有效監察、規劃及推動幼兒教育的發展。政府應透過定期及具透明度的諮詢機制,推動廣泛政策討論,成員應以專業教育工作者為主導,亦須包括跨界別專業人士,如醫生、社工等,共同議定促進幼兒教育發展路線圖。

特首回應本會 將於《施政報告》交代

聯盟將於本月10日舉辦《全面資助幼兒教育的落實與前瞻》第三次論壇,進一步向教育局傳達清晰的業界立場,本會代表亦為發言講者之一,分享全面資助幼兒教育的考慮與建議。此外,本會立法會代表葉建源,已向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提出議程討論,他並於上月底與特首梁振英會面時,提出須落實全面資助幼兒教育,對方回應會於《施政報告》交代。本會重申,不接受以改善學券作為資助幼教的模式,當局必須信守承諾,真正落實十五年免費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