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開信:
反對中央政策組侵擾學術自由

中央政策組首席顧問邵善波先生:

閣下11月13日去信研究資助局(下稱「研資局」),將自2005年由中央政策組(下稱「中策組」)提供資源、研資局執行的「公共政策研究計劃」和「策略性公共政策研究計劃」兩個研究計劃(簡稱「研究計劃」)的執行工作,立即收歸中策組。

中策組擅自將研究計劃的管理權收歸旗下,侵擾學術自由,改變立法會通過的撥款用途。本人特此致函閣下,表達不滿,促請閣下收回成命。

獨立公共政策研究的重要性

上述研究計劃源於行政長官在2005年的《施政報告》。《施政報告》為了加強政府的政策研究能力,提出政府每年撥款2000萬元予研資局,旨在推動高等院校進行公共政策研究。《施政報告》明確地指出這筆款項的委托對象是研資局,並沒有提及中央政策組有任何角色。

由一個獨立的學術機構承擔這項任務是非常關鍵的。研資局是由學者組成的機構,以學術研究的標準執行研究計劃,由不同學術範疇的國際專家學者組成小組,獨立評審研究項目,讓學者獨立自主地設定研究議題、方法和分析結果。這個安排,一方面確保學者可以進行獨立的研究,無須取悅任何行政機關;另一方面政府可以獲得由學者獨立研究取得的結果,藉以檢視和改進政策。

半途改變管理架構打擊學術自主

去年,中策組公布研究計劃將會續辦三年至2015年。但 閣下在沒有充分理據、沒有商議、沒有諮詢的情況下,忽然去信研資局,決定2013年收回審批管理權,可謂朝令夕改。

對於這項新安排,本人有以下憂慮:

  1. 中央政策組是政府部門,缺乏學術中立性。相對於主管學術研究的研資局,由中策組審批撥款、審核研究建議書、監察和評核學術研究申請,欠缺公信力,這是最嚴重的問題。改由政府部門審批學術研究,對學術界在公共政策研究的公信力也會造成極大的破壞,在制度上這是非常不恰當的安排。
  2. 閣下最近曾公開表示:中策組是政府工具,政府面對外界攻擊不能捱打不還手。 閣下又曾表示,新安排「可協助學者更了解政策制訂和限制,為政府政策塑造更強大的理論基礎。」這種種言論,都令巿民擔心中策組成為製造民意、操弄民意的機器。把研究計劃收歸中策組管理,擴大中策組的權力,都令巿民擔憂中策組此舉將導致學術研究淪為宣傳政府政策的工具,令政策研究政治化。
  3. 按照 閣下的信件,中策組計劃將申請者由八所教資會資助院校擴展至其他高等院校和智庫。而 閣下本人過去也長期從事民間智庫工作,令巿民不能不擔憂這項轉變的目的之一乃是培植親政府智庫。本人認為除非有強烈的理由,否則一個多年來行之有效的安排,不應隨便轉變,相關人士也應避嫌。
  4. 研資局已批核的161項研究計劃中,96項仍未完成。雖然研資局指中策組「承諾會繼續資助所有進行中的計劃」,但沒承諾學者進行研究、公布和使用研究結果的自主性不會被收緊。我們不明白這項制度安排的轉變有何逼切性。
  5. 研資局資助的研究結果一向是公開的,屬於社會的公共財富;而中策組則一向只選擇性公開其研究成果,大部分是不公開的。被收歸中策組的研究計劃隨時失去其作為公共財富的價值。

總而言之,現行機制讓獨立學者可就社會現況提出深層次問題、反思和建議,一旦制度轉變,獨立研究極有可能被「唯唯諾諾」式的作品取代,無法及早在政府內部就決策上的潛在問題提供意見,防範於未然。

目前,特區政府的民望極低,中策組在沒有充分的理據下貿然擴權,破壞學術界進行公共政策研究的獨立性,對於研資局及參與其事的學者,幾可謂「呼之則來,揮之則去」!這只會引起巿民廣泛的質疑,以及學術界的不滿。

本人曾經在高等教育界長期工作,深明研究的獨立與自由對學術界和整體社會的重要性。本人謹呼籲特區政府須慎重處理此事,以免自毀長城;也呼籲學術界秉持知識分子的良心,竭力維護學術獨立與自由這項極其重要的香港核心價值。

立法會議員 葉建源